原标题:茅台市值一周蒸发1800亿,外资持股四年赚三倍后“精准”清仓

  集合竞价就被打至跌停,接近770亿元市值瞬间蒸发。10月29日的突然“闪崩”,让贵州茅台创下上市17年多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贵州茅台10月28日披露的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2.4亿元,同比增长23.07 %;实现净利润247.3亿元,同比增长23.77%。其中,三季度单季营收188.45亿元,净利润89.66亿元,同比增长率均不足3%。而市场此前普遍预测,贵州茅台2018年全年净利润增幅仍在30%以上。

  利润增长“失速”的担忧,引发贵州茅台股价剧震。截至29日收盘,其股价仍封死跌停,市值蒸发超过768亿元,为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而自10月23日以来,其累计跌幅超过20%,超过1800亿元市值化为乌有。

  股价下跌模式让重仓贵州茅台的投资者遭受重创。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4家投资者共增持贵州茅台712万股。此外,全国社保基金还在三季度新晋贵州茅台前十大股东。在机构投资者增持之际,贵州茅台高管、外资却在减持,6月底尚持有417万股贵州茅台的奥本海默基金,已在9月底退出贵州茅台前十大股东行列。

  预收款回升与业绩增速谜团

  10月29日集合竞价阶段,贵州茅台就被打至跌停,开盘后仍然牢牢封死跌停,截至收盘,报收于549.09元/股,跌幅为10%,全天成交额26.95亿元。

  “茅台今天的跌停板,自从上市以来非常罕见。”深圳某私募董事长对第一财经记者称,2001年上市后,贵州茅台虽然经过几次深度回调,但都是较长时间的震荡回落,盘中跌停的记录非常少见。10%的跌幅,创下了其上市后的单日最大跌幅纪录。

  根据Wind资讯统计数据,2001年至2018年10月22日,贵州茅台日中跌幅超过7%的记录共10次,跌幅7%~7.5%的共4次, 跌幅8%~8.96%的共3次,超过9%只有3次,其中两次分别为9.67%、9.43%。唯一的一次跌停,则是五年前的2013年9月,跌幅为9.99%。

  上述深圳私募人士称,贵州茅台这几天大幅下跌,主要是由业绩不及预期的担忧引发。此前,市场普遍预计,贵州茅台2018年三季度的利润增幅仍在40%以上,但实际增长却不足3%,市场预期与实际情况落差太大。

  贵州茅台10月28日披露的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2.4亿元,同比增长23.07 %;实现净利润、扣非净利润247.3亿元、249.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3.77%、24.11%,增长仍未“失速”。

  环比来看,三季度单季的业绩也不算太差。根据披露,上半年,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333.97亿元,同比增长38.06%;实现净利润157.64亿元,同比增长40.12%,而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分别为174.6亿元、85.1亿元。据此计算,贵州茅台二、三季度营收分别为159亿元、188.45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72.55亿元、89.66亿元,三季度环比仍增长超过20%。

  但从单季来看,三季度的利润同比增长几乎停滞。2017年第三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为183.4亿元,净利润为87.3亿元,环比二季度大幅增长约73%、71%,远远高于2018年同期增幅。相比之下,2018年三季度单季的净利润,同比只增加了2.36亿元,增幅只有约2.7%,营收同比增幅也不到3%。

  “一般业绩增速大幅下滑,都伴随着存货的增加、预收账款的减少,说明产品卖不动了,要消耗预收款的蓄水池,尽力平滑增长曲线。”深圳某机构投资者研究人士称,但贵州茅台三季度存货环比减少,预收账款也结束了连续五个季度的环比减少,转为环比增加。

  2017年一季度以来,贵州茅的存货连续6个季度小幅上升。数据显示,2017年3月底至2018年6月底,其存货分别为207.6亿元、208.5亿元、208.7亿元、220.6亿元、220.3亿元、220.8亿元,波动幅度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预收账款方面,则分别为189.8亿、177.8亿、174.7亿、144.3亿、131.7亿、99.4亿元,累计下降幅度接近一半。

  但在2018年三季度,其预收账款出现回升,9月底的余额为117.7亿元,比年初的144.3亿元减少26.6亿元,但比6月底的99.4亿元增加18.3亿元,环比增加近19%;存货则为218.6亿元,比去年底的220.6亿元小幅减少1.9亿元。

  “贵州茅台的这种情况,不知道管理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上述深圳机构投资者研究人士说。

  “这没什么奇怪的,存货变化不明显的情况下,预收款连续下降五个季度之后,出现不到20%的回升也不算高。”上述深圳私募人士称,贵州茅台大跌,根本原因还是短期涨幅太大,透支了利润增长空间,“白酒的市场空间就那么大,包括茅台在内的白酒股,市场占有率、利润增长一直都在天花板附近,不可能有太大的增长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