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 苗艺伟

编辑 | 彭洁云

  9月1日,上海浦东经侦的一则通报向网贷行业本不平静的湖面投下一枚巨石,更在金融圈和地产界带来一记惊雷。

  警方通报显示,上海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于8月29日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

  通报指出,“证大公司”在未取得国家相关金融资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旗下“捞财宝”线上理财平台(上海证大爱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证大财富”线下理财门店(上海证大大拇指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向不特定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

  上述警方公告中的戴某康即为“证大系”控制人戴志康,戴某新则为戴卫新。据证大财富内部员工向界面新闻证实,二者为叔侄亲戚。

  随着证大公司41位高管被公安部门实施刑事强制措施,这家涉足文化、地产、金融等多领域的民营金融集团陷入了至暗时刻,戴志康这位叱咤上海滩多年的昔日地产大佬和资本大鳄也轰然倒下。

  屡拍胸脯喊话,良性清盘仍成泡影

  从宣布良性清盘到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侦查,仅仅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自8月13日“证大系”旗下P2P平台捞财宝宣布清盘后的两周多时间里,掌舵人戴志康曾信誓旦旦表示将良性退出的兑付方案始终未见出台。

  “请大家给予我们一些耐心。我们有能力实现平台的良性退出。”在8月14日致用户的第一封信中,戴志康就表示“平台还在,证大还在,我还在”。

  8月26日,戴志康发布了第二封致用户的信,表示其和所有证大的高管不会跑路失联,以此来安抚投资者。对于目前无法向用户进行全额回款,他表示,过去投资者出借的资金到了封闭期能很快全额回款,是因为有债权转让的二级市场,现在债转功能停止,钱需要从借款人那里按信贷合同分期还回来。但这样的解释并没有让投资人感到满意。

  一位捞财宝的投资人向记者透露,早在8月15日,浦东公安已经在接待大厅玻璃上明显张贴了接待捞财宝投资人报案的标志。

  据悉,警方公告的“证大财富”线下理财门店,目前线下资产规模约在50亿左右。

  证大财富总裁戴卫新在2017年8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证大财富在全国设立了超过150家分支机构,包括理财服务端和信贷咨询端,当时管理业务规模最高在60亿左右,人员规模曾达到8000多人。

  而在线上方面,根据捞财宝7月份公开的数据,目前平台借贷余额约50亿元。成立5年来,平台累计借贷余额296亿,属于上海中型网贷平台。

  曾因高杠杆融资债台高筑,又于“327国债”事件豪赌翻身

  成败皆在金融。梳理戴志康的发迹史不难看出,他骨子里一直是个不安分的人,早年一直在金融圈内摸爬滚打,曾跌入过债台高筑的深渊,又从327国债事件中一举翻身,“第一桶金”正是来自于腥风血雨的资本市场。

  出生于江苏海门的戴志康,几代贫农,戴志康家里兄弟六人,他排行第四。

  1981 年,戴志康考入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四年后继续攻读研究生,1987 入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同年进入中信银行行长办公室任秘书。

  从中信辞职以后,戴志康同另外两位中信的同事南下海南,准备开创自己的事业,但由于缺乏资金、社会经验和人脉,创业很快失败。后来,戴志康收到了德国德累斯顿银行北京代表处的面试通知,最终他被顺利录取,可是干了一年多,他又提出辞职,准备再次创业。

  1990 年,戴志康受到“五道口”同学、时任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张志平召唤,直下海南。两年后,28 岁的戴受命组建富岛基金公司,出任总经理。但由于宏观调控等政策出台,他就跌进了债台高筑的深渊,由于高杠杆融资,总负债两个多亿。

  1995年的“327国债事件”则让他一举翻身。戴志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过,“那时候管金生做空头,我们做多头,管金生一家输了几十个亿,培养了估计几百个几千个百万富翁。”

  此后凭借手头资金加杠杆,戴志康豪赌“苏常柴”一举成名。

  “苏常柴”凭借高增长的业绩由最低价的5元左右冲上了28 元。1996 年上海证大增持“苏常柴”转配股1000 万股,成其第二大股东。到了当年6月,股票市场达到了一个顶峰,“苏常柴”更是一匹领涨的大黑马。戴志康以此手法复制在“隆平高科”、“四川长虹”等十几只股票上,均获得丰厚利润。

  曾一炮打响地产圈,又因高杠杆败退出局

  2000年后,戴志康所创立的上海证大在投资获利后迅速淡出股市,全力进军房地产市场。

  2000年前后的房地产市场正处在蓬勃上升期,上海房价由4000多元的均价猛涨至万元,甚至几万元,每年平均涨幅超过30%。

  靠着低价拿地的成本优势,证大集团所开发的联洋社区多个住宅和商业地产项目,如水木清华、证大家园、大拇指广场、九间堂等,都带来丰厚的利润,大获成功。证大集团曾连续两年入选上海市房地产开发50强企业。这也让戴志康一举成为地产行业具有分量的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不仅在大本营上海,证大的房地产业务还曾拓展到天津、成都、杭州、扬州、南通等地,甚至在南非等地也有地产项目。

  2003年,上海证大在香港借壳上市,代码0755.HK;

  2004 年,戴志康在胡润百富榜中排位第57, 身家17亿元人民币;

  2005年,上海浦东新区的九间堂别墅开盘,轰动地产圈,时至今日,九间堂仍然是顶级中式豪宅的代表;

  2007年,证大喜马拉雅中心动工,这个项目融入了酒店、美术馆、舞台、商场,由日本知名建筑师操刀;

  2010年,戴志康以92.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夺得上海外滩8-1地块,刷新了当时上海地王纪录,在地产界一炮而鸣。

  但由于喜马拉雅中心项目对于艺术过度执念等因素所导致的运营失败,耗去了戴志康30亿的现金,为公司经营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高杠杆“蛇吞象”带来苦果。

  2011年11月,上海证大因资金问题不得不把外滩8-1地块卖给复星地产和东方资产。

  2014年,上海证大以11.94亿元的资金继续高杠杆在南京扩张,当年资产负债率飙升至138%,2015年升到242%;

  2015年,戴志康卖出与其女儿持有的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42.03%股份,宣布离开房地产行业。

  从股票投资到地产投资,一直以来,证大的高杠杆问题一直如影随形,也成为戴志康一路沉浮的最大标签。

  不过当时在外界看来,虽然房地产投资稍显失败,但戴志康依然能够全身而退。

  败走小微金融

  当旗下房地产业务还在高歌猛进之时,2010年起,证大集团陆续在小微金融领域投资布局,旗下有作为银行助贷业务的深圳证大速贷小额贷款、以扶植农村经济的海门证大农村小额贷款、以P2P撮合平台为核心业务的上海证大财富和北京捷越联合等多家微金融公司,贷款规模高达150亿元。

  戴志康当时表示,房地产快速增长的时期基本终结,未来证大集团的重心将回归金融,专注互联网金融领域,并在小微贷市场进行深耕。同时,戴志康本人正是金融出身,退出房地产市场也意味着戴志康今后将回归老本行。

  此外,戴志康还涉足互联网产业,目前国内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FM正是其旗下产业,但实际上,喜马拉雅电台至今依然亏损,戴志康已经质押了所持的部分股份。

  最近几年来,P2P行业经历了数轮信任危机,证大系旗下的P2P 公司也未能幸免。

  值得一提的是,自今年春节之后,戴志康在微博上持续发声,表示强烈看好A股市场展开一轮长期上涨。

  今年5月,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经顺利完成多只私募产品的筹备发行。称:“A股市场开启新一轮牛市,底部很扎实、调整也很充分。”

  这样高调的表态似有重回A股投资战场之势。然而幸运并没能再眷顾这位昔日的资本玩家,戴志康最终梦碎于P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