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写字楼市场活跃度恢复,但救不了租金下跌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丁文婷 中介李元在上海核心商务区写字楼租赁市场工作了5年,今年第一季度,他几乎没有客户,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二季度前来问询的客户陆续多了起来,但租金却在不断下压。

  “8月成交的一个写字楼单子位于南京西路地铁口,业主空置时间太久,急于出租,最终成交价在5元/平方米/天,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南京西路写字楼的平均租金一般不会低于10元/平方米/天。”李元告诉经济观察网。

  来自机构的数据印证着李元的感受。

  空置率方面,世邦魏理仕报告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上海市写字楼空置率为19.9%,这一数字为近15年来最高;租金方面,仲量联行数据显示,二季度上海甲级办公楼租金为7.9元/平方米/天,环比下降4.6%,同比下降达9.4%。

  随着疫情的好转,写字楼的租赁活跃度也在逐渐恢复,租户在部分板块间的流动甚至有明显的加强,但这丝毫无法让市场参与者感觉到放松,上海市未来庞大的写字楼新增供应量摆在眼前,写字楼供需两端的差距可能会持续拉大。

  撤离与进驻

  建造业从业者张伟的公司在两年前搬到上海漕河泾开发区,租用了三层办公楼,今年年底租约到期后,他们将搬到漕河泾开发区的另一幢写字楼中。“公司受到疫情影响,上半年盈利情况不佳,租金压力大,新的办公楼位置距离只隔了不到2公里,但租金更便宜”。

  这是很多中小企业的选择,漕河泾园区一名招商人员告诉经济观察网,受到疫情冲击,一些小企业选择园内换租,对人员和办公面积都进行了缩减,还有一些企业则选择了搬离,搬离的企业中,有些选择了周边区域价格更便宜、面积更小的办公室,另一些则选择了联合办公这种更加灵活的办公形式。

  “大多数都是面积在500平方米以下,员工在30人以下,受到疫情影较大的旅游、酒店和外贸等行业的小型企业。”他说。

  虽然目前的搬迁多体现在一些小企业身上,但这位招商人员透露,一些抗风险能力较强的企业暂时没有搬迁动作其实和年度预算相关,“一些公司由于预算做好了,今年暂时不动,但是年底或明年会选择搬迁”。

  同时,漕河泾园区响应国资委号召,对中小微企业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租金减免,这也是一些小企业上半年还能维持的因素之一,但到了八九月,有些小公司还是撑不下去搬走了,“疫情的影响还没有停止”。

  与受到疫情冲击较大的教育、贸易、旅游等行业相比,游戏、直播、医药等行业在疫情期间获得了较好的发展,也带来了相应的扩张需求。

  仲量联行数据显示,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和科技新媒体行业在今年上半年的新增租赁需求中占比位列前三甲,合计需求近70%,化学医药行业在上半年租赁需求中占比9%,同比上涨了5%。

  上述漕河泾园区的招商人员称,上半年,一些电子商务、游戏直播类的企业选择了扩张,“一下就扩张两三千平方米的公司不是个例”。

  经济观察网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租下了位于漕河泾中央商务园新建成4栋楼中的3栋,租赁面积超过了12万平方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