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各地>松江三名大学理工男用10万创业基金开烤蹄店

松江三名大学理工男用10万创业基金开烤蹄店

A-A+2013年6月29日10:34解放日报评论

赖章平正在烤猪蹄。 岳诚 摄赖章平正在烤猪蹄。 岳诚 摄

  本报记者 沈轶伦 通讯员王晓慧

  即便连日阴雨,也难掩烤肉特别的香味。每天16时,在松江大学城文汇路上,这股浓郁的味道就是一个路引,会把行人轻易地带到“八戒烤蹄”的铺子前。

  许多人指着手机上的 “美食推荐”慕名而来。但厚味、多汁、浓香,并不完全是这家铺子出名的原因。挥汗站在炉前烘烤猪蹄的摊主,才是令“八戒”闻名的真正奥秘。

  他们,是三个知名高校的学生——赖章平,华侨大学化学系毕业生;李洪临,华东理工大学化工系研二;李功福,电子科技大学微固学院研三。三个平均年龄28岁的小伙子,选择在路边卖烧烤作为营生。

  相关报道:工程师放弃每月5000多元收入在松江卖烤猪蹄

  引发非议,实在是在情理之中。但他们对自己的选择,有着自己的坚持。

  面对梦想——不走寻常路

  最早把这三个“不走寻常路”的小伙子的梦想发诸网络的,是一则微博。

  去年5月,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互联网传播经理陈强发出微博:“今天有一个项目的争议还是蛮多的,三个知名高校并有着较好专业的研究生,要去卖烤猪蹄,财务规划第一年的净收入大概是十几万元,长远想要发展连锁加盟。花了十几年读了那么多书,出来却想干高中毕业生都能干的事情。你怎么看? ”之后,他的一则后续微博再次引发热议:“烤猪蹄项目今天又来评审了,还是那三个大学生。一段三两左右的烤猪蹄,定价7—8元,书生气的三位学生一直在做,前期试水不算上工资和场租利润超过60%。”

  选择卖烤猪蹄,是李功福的主意。“以前学校旁边的一个小摊位,面积只有我们现在一半大,只卖烤猪蹄,年收入竟有三百万元。”在成都读研时,李功福看到了商机,于是便和好友以及好友的“发小”商量起此事。三个人中,赖章平一直想尝试创业,而李洪临自小家中经营餐饮业有一定基础。尚在校园中的三个理工男想开个“烤蹄”铺,寻找启动资金的途径也饶有学生味儿。

  李洪临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复审时,面对七个评委,我们都很紧张,带去的烤蹄样品也冷掉了。最后,三个评委投了赞成票,四个评委投了反对票。”但这次铩羽而归,并未消灭三个小伙子的创业热情。他们像准备论文答辩一样,开始拿出了一股执拗劲儿。

  他们在校园发放了200份问卷进行调研。数据显示,46%的同学认为快餐人均消费8—10元最好,37%的同学觉得8元以下合理。之后,三人又做了市场调研和分析。由于定位明确,在试水阶段,三人一个月就营利1万元。

  第二次复审在复旦大学。这次,三人自信多了,面对评委,三个男生预估了卖猪蹄项目发展成连锁的商业可行性。最后的结果是四票赞成、三票反对,“我们的坚持打动了评委。”李洪临说起这段经历,仿佛就在昨天。“当然,最重要的是,专家感受到了我们的认真。”赖章平补充道。

  10万元的大学生创业基金资助到手了,几个男孩又凑了几万元钱。“八戒烤蹄”店在松江大学城四期边上的小路开张了,虽不足十平方米,但小伙子们觉得,这是梦开始的地方。

  面对质疑——我们不是“嫩头青”

  “八戒”的规矩是,每天16时开张,卖完即收摊。工作日每天卖250个,双休日每天卖350个。一个月收益,可达3万元。

  虽然收入不错,但铺子市口不佳,营业额很难有更大突破。小伙子们干脆转让了店铺,今年5月起,没了铺子的三人变成了“马路游击队”。

  在网络上,有一段他们卖烤蹄的视频,颇为火爆。在留言区,竖着拇指的“赞成”人数显示为4461,反对人数则为1014。

  许多网友观看视频后,毫不掩饰对这三名大学生所做选择的不同观点—— “早知今日卖猪蹄,当初何必去念书?你初中毕业了就可以卖嘛。”“浪费教育资源!”“大学生去卖这个、扫大街、掏粪坑……很伟大?”

  但毕竟,也有人表示支持。网友“快乐美丽的家”留言道:“怎么大学生就不能卖猪蹄?卖猪蹄就低人一等?好歹是自主创业,做得好,还能开连锁店,比打工强多了。”有着相似创业经验的网友“千百夜”更不吝鼓励:“本人也是大学毕业啊,现在开了个烧烤店,月收入在5万元左右,起初也是从一点点大的门面开始做的。我刚毕业的时候还是做外企电子商务公司的程序员呢……理想吧人人都有,但面对现实,还是脚踏实地来得更实在!”

  在许多力挺声中,有一种声音颇具代表性。网友“爱与痛的边缘hong”在反驳质疑者时,这样展望烤蹄铺的未来:“你不懂。有一天当他成为大老板时你就不会那么说了。”许多支持者也从这个角度,阐释了大学生从事低端工作的合理性:“其实说白了麦当劳、肯德基就是卖鸡肉、牛肉的,必胜客就是卖馅饼的,研究生卖猪蹄肯定会卖得不一样,卖鸭脖子都能上市,卖猪蹄也能!”

  但这毕竟还是按照传统对“成功”的定位在期许着这些青年。是否未来成为大老板、把铺子弄上市才意味着今日的选择正确?对此,三人早已做好了面对各种非议的准备。“在许多人眼里大学毕业生是‘嫩头青’、眼高手低,而我们不过是在做一件脚踏实地的事。”“多赚钱固然是一种成功,但把自己内心想做的事一直坚持下去,难道不也是一种成功吗?”

  面对未来——成功不是只有一道“窄门”

  毕竟是大学生创业,他们有着自身的优势:善于利用微博、网络等为自己做广告,优厚的利润也的确减轻了他们在沪打拼的经济负担。

  但男孩子们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李洪临曾长时间向女友隐瞒自己在卖猪蹄的事,赖章平至今还瞒着家中父母。面临研究生毕业的李功福眼下正忙着找工作。下午的生意结束后,三个人还相约读书复习,一年里轮流去考了“注册工程师”等证书。也说不出为什么,也不是为了去做白领,“大约就是多个证书,心里多份安心吧”。

  从农村考出来的李功福深知一个大学文凭、一份在城市的工作对农家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他却说,当他放弃这一切去卖猪蹄时,得到了家乡父母对他的认可。

  “没有人知道,其实我的哥哥才是我家县城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也是家乡第一个获得公派出国资格的学生。但临近毕业时,由于意外原因,哥哥失去了公派出国的资格,受此打击,他一蹶不振竟精神失常了。如果对成功的定义不是只有一道窄门,哥哥或许也不会这么想不开。或许是这个原因,我的父母不再像别的农家父母一样逼着我要一条独木桥走到底。他们痛苦地失去过,因此现在给了我自由。”

  “如果旁人不曾走过我们走过的路,不曾了解做好一个看似低端的生意的过程中所需要的付出和经历,那么他就没有立场来评价我们的得失。”三个理工男孩,并不打算以自己的言行影响他人,但已决计不会为他人的言行所影响。

  他们计划着在今年7月尽快找到一家新的店铺,之后,将统一店面招牌、制服并规范操作流程、戴上手套口罩进行标准化操作,结束目前的“草莽”状态。

  李功福说,“即便最后,一切烟消云散,‘八戒’关门收场,但这段经历,将会使我们对人生、对成功的定义有更深刻的认识。”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