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各地>高温致张江电车轨道拱起 轨交能否扛得住引担忧

高温致张江电车轨道拱起 轨交能否扛得住引担忧

A-A+2013年8月10日08:57解放日报评论

  ■本报记者  彭德倩

  张江有轨电车的轨道在高温炙烤下拱起,成为近日关注焦点,也引发担忧:热胀冷缩是物理学基本规律,轨道若受热变形,那么高速驶过的列车岂不危哉?连日40℃的高温下,包括高铁在内的铁路、露天的城市轨道交通能否经得起“烤验”?

  “如何控制轨道受热变形,是火车从发明那一天起就需面对的课题。”专家介绍,一般而言,铁路设计和建设中有3道“保险栓”。其一,铺轨时间,为应对轨道所在地区的四季气候变化,往往在当地一年正处平均气温时进行铺轨作业。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解释,“如此铺设后,轨道即使面对温度两极变化,可能出现的形变跨度也在技术可控范围内。”其二,上“紧箍咒”。每一根铁轨都有多个由高强度钢、弹簧构成的紧固件加固,被牢牢锁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道床上。这些紧固件还将定期“放松”,把温度变化带来的轨道材料变形应力释放出来。除此以外,轨道养护管理的工具设备也“鸟枪换炮”,采用了各类自动检测系统。

  西南交通大学博导、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轨道交通学院院长吴光说,轨交承载列车速度不同,对轨道的铺设要求、构成材料等也不尽相同,但都会充分考虑热胀情况。以高铁为例,由于速度较快,对轨道平滑要求尤其苛刻,除一般轨道安全措施外,还有额外保障,如采用整体道床设计,进一步加固轨道。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高铁建设中,催生大量自主研发新技术,其中就包括对抗热胀冷缩性能良好、强度高的新型合金钢轨道。在研发过程中要求采取“极端设计”,即轨道材料应用地区的历史上的极端最高或最低温度,再乘以大于1的倍数,作为设计应对目标。换句话说,如果研发时一地极端最高温度在38摄氏度,研发出来的相应轨道材料需能应对五六十摄氏度甚至更高的表面高温;反之,在内陆高寒地区如果最低达到零下10℃,那么轨道材料也须扛住零下20℃甚至更低的温度。

  不过专家也指出,骄阳曝晒下的日间露天线路轨温甚至可能冲破70℃,在事关生命安全的问题上,较高的科技含量还不足以“打包票”。几周前在英国伦敦,高温造成的铁轨变形,使得多个月台被关闭,上千名乘客受到影响。吴光认为,高温季节轨道交通安全,更有赖相关部门的努力。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