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各地>少年患淋巴瘤等待干细胞捐献 捐献者手术前反悔

少年患淋巴瘤等待干细胞捐献 捐献者手术前反悔

A-A+2014年5月9日08:40新闻晨报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晨报记者 陈里予 李晓明

  从喜到悲,又从悲转喜,再从喜到悲……

  去年5月,15岁的韩宇(化名)突然查出淋巴瘤,干细胞移植是唯一希望;一年之后,终于等到一个相匹配的干细胞捐献者,康复有望;然而,就在本周即将手术的前三天,捐献者突然反悔了这份“生命的承诺”。

  更让人揪心的是,已在瑞金医院病房内等待干细胞移植手术的韩宇已接受了“清髓”——这意味着韩宇自身的造血系统已被摧毁,如果没有新的干细胞输入,生命可能就此结束。

  命悬一线之际,韩宇的父亲决定自己顶上。但韩宇的命运之轮将转向何方,尚未可知。

  “生命的承诺”许下之后还能反悔吗?虽然法律尚未对此作出明确的规定,专家也明确表示对捐献者在患者“清髓”后拒捐,应从尽量保护捐献者而不是过多地把道德上的义务转化为法律义务,但在面对“生命的承诺”,我们是否应对保存一份对生命的敬重?

  “真是个很好的孩子”

  昨日,瑞金医院血液科骨髓移植病房内,父亲的造血干细胞缓缓植入患淋巴瘤的初三学生韩宇的体内,但他不知道流入体内的是父亲的救命骨髓。

  为了避免影响儿子的情绪,韩宇的父母一直对儿子瞒着这个消息,没有告诉他捐献者反悔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为他捐献干细胞的是爸爸。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儿子不要放弃,他们也不会放弃。

  移植手术进行的时候,韩宇的妈妈宋女士默默守候在手术室外,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担心过分的媒体采访会让儿子知道,只回了句“我好累”,“儿子曾经说,他可能随时会死,叫我们再生一个!”

  除了自己的父母,韩宇的同学们也在为他祈祷。昨天恰恰是韩宇就读的萧山高桥中学初三年级的毕业考,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韩宇是班长更是个品学兼优、性格开朗的好学生。“那男孩真是个很好的孩子,如果能医好,花再多钱我们都愿意帮忙!”学校分管教务的胡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韩宇被查出患有淋巴瘤是在去年5月的一次体检,随后他不得不中止学业,住院治疗。

  最开始,他在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那个小朋友高高瘦瘦,很乖很乖!”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血液科一位医生在接受《都市快报》采访时回忆说,在萧山治疗的时候,小韩宇很懂礼貌,见到护士、医生都会主动打招呼。另外他还特别爱画画,经常拿着铅笔在本子上涂鸦。

  淋巴瘤的治疗是漫长且艰难的,医生说,只有进行干细胞移植才有可能康复,但前提是能找到与患者干细胞相匹配的捐献者,然后进行异体干细胞移植手术,“不过造血干细胞配对成功的概率在几万到几十万分之一”。

  希望出现却遭致命反悔

  住院治疗期间,韩宇的父母已经花了上百万元的医药费。他们说,为了救儿子的命,花再多的钱也值得。他们一直在等待,希望奇迹会出现。

  今年4月,韩宇的父母终于盼来一个好消息——通过中华骨髓库的帮助,小韩宇终于找到了与自己相匹配的干细胞捐献者,对方是个22岁的湖南小伙子。

  找到配对就意味着治愈有望,韩宇一家惊喜之下决定到医疗条件更好的上海瑞金医院,准备完成异体干细胞移植手术。

  然而,就在一家人满怀希望地期待着手术成功时,变故意外到来——5月5日,也就是即将手术的前3天,之前已经答应捐献的那个湖南小伙子突然反悔了。一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懵了。“4月30日,对方还说没问题。”对于这次变故,韩宇的母亲感觉非常意外,“当时我还听说对方已经通过了体检,随时可以手术,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一百万、两百万,给多少钱都行……”情急之下,韩宇的父母甚至开出了价码。

  面对这样的请求,中华骨髓库明确告知,干细胞捐献基于自愿和公益,根据规定,捐献人有权反悔,被捐献人也不能私自与其联系。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