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基层医院工资单起底基层医院工资单

  “我们是拿着生命去工作,每天都是超负荷的,面对生命不能有丝毫差错,即使这样,还要遭受社会的各种猜测,甚至遭到人身威胁。”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表示,“社会上说的灰色收入并不属于多数医生,但他们依然在一线苦干。”

  培养周期长、职业风险高、工作强度大、工资待遇低……这是我国医生普遍面临的执业现状。2014年《中国劳动统计年鉴》中,在全国20个行业分类中,卫生社会保障福利业的人员工资位居全国第11位。说他们收入低,便会有人质疑,收红包、拿回扣,收入低谁相信?说他们收入高,几乎每个医护人员都满是委屈。

  在舆论的漩涡和医改的大潮之中,医护群体成为主力军,如何让他们感受到改革的红利将是关键,而这个红利惠及的不仅仅是医护人员,更是公众的健康。

  国务院5月发布的《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工作总结和2015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下称《通知》)中,明确要求人社部、财政部牵头,在今年9月底前研究拟订《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方案》。

  “改革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总体提升薪酬水平,规范岗级薪酬差距,已经是当务之急。有一些人担忧医疗行业提高薪酬,可能导致其他公共事业单位(如教育)的平衡问题。我认为,建立与医疗行业特征相符合的薪酬制度,必然是经过科学严密论证后的决策,一些担忧没有必要,甚至可能影响公立医院改革进程。”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财政与绩效研究室主任应亚珍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能不能通过制度创新,让医生得到体面的阳光收入,走出被诟病的“灰色收入”阴影,回归“看病救人”的职业本性,考验着医改政策的执行力。

  起底公立医院工资

  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度数据中显示,我国770万医护人员,工资总额4397.8亿元,年平均工资收入59200元。但59200元的工资收入,仍然让大多数医护人员感到拖了平均数的后腿。

  “在基层医疗机构一级医院里,临床医生每月3000元,护理2700元左右,其他人员2200元左右。”一位已经从医学院校毕业17年、一直奋斗在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晒出工资单,“我的月工资826元,奖金2300元,共3126元,这个奖金也不是固定不变的,要看工作量,其他没有任何收入,谁还给乡镇卫生院的医生送红包?”

  另一位同样在岗17年的社区服务中心的医生表示:“更可怕的是,我们这边只能拿到工资的60%,连全额都拿不到。区财政不拨发工资,根本不可能到账3000元,这个数字也是一种奢望。”

  看着手中的工资单,为难的不仅是奋战在一线的医生们,还有他们的领导们。“基层医疗机构已经全部执行收支两条线,工资总额是一定的,我只能按照仅有的菜去进行分配,一个人多点,另外一个人就少点,靠着绩效考核来进行划分,其他就没有额外的费用,靠医院本身去挣钱发奖金都很困难。”说起工资分配,某乡镇卫生院院长面有难色。

  在二级医院里,医生的收入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据本报记者整理,二级医院高级、中级、初级职称医生每月实发工资(不含奖金)分别为3947.46元、3116.96元、2477.98元。

  “一般医生收入不高,在二级医院里面,中级医生的基本工资多数在3600元左右,包含各种补贴,加上奖金每个月在5000元~6000元,但是奖金拿1000元~2000元的话就非常忙,没有年休假,一年连着休三天也非常奢侈。”一位二级医院的临床医生在谈到工资时情绪激动,“红包有送的,但是都退了。”

  一位中级职称的医生则进一步表示:“奖金在1000元~2000元,但是没有超过2000元。”

  而有的二级医院,甚至还出现医生“倒贴”的现象。“奖金有无要看业务量,如果做得不好,别说奖金,还得从工资里倒贴医院运行成本。”另外一位二级医院的医生表示。

  二级医院的护理工资比临床医生更是低了一个档次,中级职称的护师每月实发工资也就2300元左右。

  在三甲医院中,的确有一批拿着高工资的人,但是三甲医院间也有差异,尤其是一线城市与其他城市之间。“中级职称的医生工资在6500元左右,实际到手也就4800多元,与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人相比差很多。”一位二线城市三甲医院的临床医生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在北京某军队系统三甲医院中,局级、处级、科级、办事员的每月实发工资分别为12002.8元、9442.67元、7432.67元、5388.67元。

  “我们每天超负荷工作,面对生命不能有丝毫差错,即使这样,仍然遭受社会的各种猜测,甚至遭到人身威胁。面对攻击医生不能还手,就连正当防卫都没有,回报与付出不成比例。”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表示。

  医护群体不高的工资数却被红包、回扣遮盖着,薪酬制度扭曲,带来的可能是大处方、大检查单、过度医疗等后果,最后遭殃的仍然是患者。在这次医改的大潮中,如何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当务之急便是医护人员的薪酬制度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