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的咖啡情结有多浓?一个数据可以说明:全市大大小小咖啡馆已经突破4000家,走在街上经常闻得到空气中飘散开来的咖啡香。

  而如今,随着连锁快餐、便利店全面加入现磨咖啡大军,还有众多独立咖啡馆,以及与“潮店”混搭的咖啡“店中店”纷纷开张,上海的“咖啡馆版图”又开始悄然变化,不再只是星巴克、咖世家(Costa)等连锁品牌咖啡店的天下。

  与此同时,在“双创”氛围日益浓厚的今天,咖啡馆也成为各大创意园区、众创空间的“标配”。杨浦区的大学路,800米左右长,就有40多家咖啡馆、餐馆,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在创业者眼中,咖啡馆是孕育新点子必不可少的场所,不少团队一呆就是一下午。每家咖啡馆有什么品种,是什么味道,创业者如数家珍。

  为啥创业者爱喝咖啡?“咖啡只是个媒介,可以让人坐下来碰撞和交互。通过价值、资源、信息的互换,一起创造新东西。”杨浦知创投资发展公司总经理杜鹃说道,网络和微信永远不能替代人和人面对面的交流,而咖啡馆恰恰为思想碰撞准备了载体。

  北上广年人均喝20杯咖啡

  地球上最大的两个产业都是黑色液体,第一大是不能喝的石油,第二大是美味香醇的咖啡。

  拥有强大“茶文化”的中国,具有广阔的咖啡消费潜力,统计表明,尽管中国咖啡市场目前基数小,但在国内许多大中城市,咖啡专业场所数量每年在以25%左右速度增长,到2020年,中国咖啡市场消费预计达万亿元,未来十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咖啡消费市场。

  上海的咖啡馆在国内来说算是多的,咖啡消费量领先全国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左右。咖啡位居世界三大饮品之首,而目前中国人均年咖啡消费量仅4杯,北上广几个大城市,年人均大约20杯左右,和日本年人均消费200杯、韩国年人均消费140杯差距甚大。

  差距即意味着发展空间。“在海派文化浸淫多年的上海,咖啡馆的商战正愈演愈烈。”上海餐饮烹饪行业协会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洋快餐”两巨头正在暗战咖啡市场,肯德基推出现磨咖啡,价格要比竞争对手“麦咖啡”更便宜;外资便利业近年来转型速度明显快于本土便利业,现磨咖啡正是其竞争“利器”之一,沪上便利店包括7-eleven、全家便利、罗森、喜士多以及近一两年来开店速度明显加快的“Easy 家乐福”,都已纷纷推出了现磨咖啡。

  与此同时,一些独立咖啡馆也希望在这片“红海”中分得一杯羹。主打经典怀旧风的“古董花园”、“老麦咖啡馆”;主打简洁利落后工业风的“虎咖啡”、“满咖”;以宠物猫咪为最大亮点的“猫咖”;致力于咖啡豆品鉴的“鲁马滋咖啡馆”……不知不觉间在申城街头出现。如果说快餐店、便利店瞄准的是步履匆忙的白领,连锁品牌咖啡馆瞄准的是商务客,那么这些独立咖啡馆,就是在营造一片文化港湾。多伦路上的“老电影咖啡馆”,门口有一座卓别林雕像,店堂内摆着留声机,墙上挂着老上海的明星照,轻扬的蓝调、昏黄的烛光,给人一种穿越感;武康路上的“马里昂巴咖啡”,天花板索性用旧英文报纸糊就,服务员大都是在校大学生,清一色便装上阵……

  而松江泰晤士小镇上的“上咖咖啡”,初创时曾经主打“老上海怀旧”,如今新妆亮相的它,变身为一家“爱丽丝漫游仙境”主题店,客群则主要是前来小镇观光度假的年轻游客。“但我们选用的咖啡还是老字号‘上咖’牌清咖以及如今在年轻消费者群体中有着‘逆袭’效应的麦乳精、乐口福。我们还创造了咖啡搭乐口福、咖啡搭麦乳精的新吃法,让90后的年轻人反而倍觉新鲜。”店主方红介绍说。

上咖咖啡的店招,动漫人物“爱丽丝”上咖咖啡的店招,动漫人物“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