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宝山太仓方言差不多,原因至少上溯三百年

  太仓和宝山分属两个不同的省市,但方言差别不大。这是为什么?其实包括十个郊区的当代上海市的辖境,是在1958年才形成的,此前的上海郊区都还是江苏省的地盘。

  苏浙沪交界地区的方言在方言地理上同属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也就是说方言内部是比较一致的。如果要细分内部的差别,则与旧时代的行政区划“府”或“州”关系密切。上海的嘉定、宝山和江苏的太仓旧属太仓州;上海的青浦和松江旧属松江府;江苏的昆山和吴江旧属苏州府;浙江的嘉善和平湖旧属嘉兴府,方言自然趋同。太仓和宝山自1725年—1912年同属一地,方言自然只有较细微的差别,例如“落鹿绿”三字太仓方言同音,宝山方言“落”字与“鹿绿”两字不同音;“高”字(阴平)太仓读高平调,即音调自始至终都是高昂的,宝山读高降调,即音调从高开始急降至中低;人称代词单数“我、你、他”,太仓方言称“奴、内、伊内”,宝山方言称为“实吾、实侬、实伊”。

  旧太仓州包括太仓、嘉定、宝山,这三地还有些共同特征与江浙沪交界地区南部不同,例如“灰”字声母读唇齿音f,南部读h声母;“书”字读音类似普通话的“须”,而南部读音类似“丝”;“酒”字读音类似普通话“居”,南部则类似普通话“九”;“麦、袜”两字同音,南部不同音。

  上海南部的金山和奉贤与浙江省交界,但明清以来一直属江苏省的松江府,与浙江省没有隶属关系。本地人对境外的浙江口音很敏感,能分清两地口音的不同。笔者在交界地区调查方言的时候,本地人就曾明确指出“国”字读音两地不同,读kueʔ(ʔ为喉塞音音标,吴语大多入声字都是以此音结尾)的是浙江人,读koʔ的是本地人。又如“南、船”两字韵母,本地读e,浙江读ø;“官”字的韵母,本地读ui,浙江读ø;第二人称单数“你”,本地称为“实侬”,嘉善称为nə,平湖称为“n奴”。

  上海的金山和浙江的嘉善交界,金山一侧有一个著名的枫泾镇。嘉善张汇乡的十多个村跟枫泾邻近,那里的居民购物一般是到枫泾镇的,因为到乡政府所在地的张汇镇,要渡普善塘,反而不方便。因此这十来个历来属于浙江嘉善的村子,村民说的话却是枫泾音。声调共有八个,而嘉善其他地方声调只有七个。这是商业地理影响方言地理的有趣实例。

  苏浙沪地区有两个与其他地区不同的词汇也是很有意思的,一是称“棉花”为“花”,这个“花”又可以构成“花絮”(棉花絮)、“轧花厂”和“搨花”(给棉花植株松土)等词汇。二是称“稻草、稻杆”为“柴”,称造纸厂堆放稻草的地方为“柴场”。这是因为太湖平原不产木柴,旧时代人们是拿稻草当柴烧的。从方言词汇可以发现地方文化风貌,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