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长三角“网红”镇:“爆款”该怎么学

在江苏省宿迁市耿车镇的生态农业示范园,工作人员通过网络直播销售绿植。耿车曾因“玩转”废旧塑料加工创造的“耿车模式”闻名全国。然而,以牺牲环境谋求发展让耿车陷入“垃圾围城”困境。近年来,耿车全力打造“创业梦工厂”“生态示范镇”,一个绿色、崭新的耿车出现在苏北大地。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在江苏省宿迁市耿车镇的生态农业示范园,工作人员通过网络直播销售绿植。耿车曾因“玩转”废旧塑料加工创造的“耿车模式”闻名全国。然而,以牺牲环境谋求发展让耿车陷入“垃圾围城”困境。近年来,耿车全力打造“创业梦工厂”“生态示范镇”,一个绿色、崭新的耿车出现在苏北大地。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前不久,某短视频平台发布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播放量排名前十的乡镇,前三名都在长三角。

  第二名是浙江金华东阳的横店镇,这或许在意料之中。但江苏连云港赣榆区的海头镇和石桥镇竟是排行榜的第一名和第三名,这不仅让外地人惊讶,连云港人也连呼想不到。

  短视频正当红。西安主要领导曾带队去抖音谈合作,此后数十个政府机构开通官方抖音号,成了“抖音之城”;重庆、成都等地打出火锅与美女的城市符号,用短视频在年轻人中重塑城市形象;广西南宁以“电动自行车大军过马路”的热播短视频,被网友封为“电动车之城”……长三角多个城市,也正在短视频上发力。

  该怎么发力?一个地方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能带来什么好处?其他地方能否借鉴效仿?记者赴“全国前三”的海头、横店、石桥,也去了浙江义乌的北下朱村,一探这批“长三角网红”。

  小镇“网红”随处可见

  海头镇凭什么?一句话,靠的是海鲜。

  对很多海头镇的居民而言,这里已“红”了多年,拥有十几万粉丝的“网红”随处可见,“多得就跟海头的海鲜似的”。

  一到镇上,海洋气息扑面而来,与其他渔港不同的是——在码头,随时可见用手机拍摄短视频或是正进行直播的村民们,到退潮时,他们三五成群在海滩上赶海直播。这些短视频博主大多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渔民,如今纷纷“上了岸”,成了短视频“网红”。

  粉丝超过200万的匡立想,已经“红透了”,他甚至很少“亲自”出海。记者采访那天,他应粉丝们要求,难得地出了趟海,在自家的渔船上录制了一个烹制海鲜的短视频发布。“老铁们,出海回来了,咱煮上一锅最新鲜的皮皮虾,吃咱就吃最新鲜的,喜欢的就给个双击,加个关注,体验渔民生活!”画面中,匡立想麻利地吃着皮皮虾,这是他在快手上的第694个作品,发布3小时后,获得了816个评论,11万个赞。

  “网红”外更有红人。匡立想认为,当地“网红”第一人,“非三子莫属”。“三子”叫张延喜,出生在海头镇海前村,祖上世代都是渔民,他在家中排行老三,所以外号“三子”。张延喜自小家境贫困,父亲早亡,靠母亲打零工维持生计,没有固定收入来源,他早早辍学,随哥哥到深圳打工。2013年,31岁的张延喜回到海头镇,在同村人的渔船上打工,常常一出海便是好几天,日子枯燥,为打发时间,张延喜便把自己的海上见闻写成日记,并发表到网络上,没想到好评不断。一年多的时间,他在海上写了十几万字的渔民日记。2015年2月,喜欢尝鲜的张延喜就尝试把自己的渔民生活拍成短视频上传,出海、捕捞、进港,还有刚捕捞上来的海鲜和当地的海鲜市场等短视频,没过多久,张延喜在某短视频平台上的粉丝数就超过了10万。开始有粉丝在他的视频下留言想买海鲜,于是,张延喜干脆注册了网店,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来推销产品。

  当时,网店早已不是新兴事物,但张延喜既没有经验又缺乏本钱,创业何其困难。身边的人也不理解,在他们眼里,拍短视频搞直播就是“不务正业”。为了吸引眼球,张延喜在直播中往往表情和动作比较夸张,变着法儿地吃各种少见的海鲜,再加上要开网店,一个人白天发快递,晚上还要直播和更新产品,不少朋友都觉得他“疯了”。一时,“三子”成了“傻子”。

  如今,张延喜的“三子海鲜”已成了短视频平台上小有名气的海鲜品牌,有粉丝50多万,每天可以稳定出货数百单。去年,“三子海鲜”通过网络年销售额达1200万元,利润200多万元。张延喜一家人从破旧的老房子里搬出来,住上新楼房,买了小车。

  去年,张延喜娶了媳妇,婚礼排场很大,都是他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粉丝帮忙张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