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沪上百万员工面临新型职业危害 未入法定职业病

沪上百万员工面临新型职业危害 未入法定职业病

A-A+2013年8月15日08:41上海劳动报评论

  工作相关性疾病高发于新产业

  新兴的信息技术、海洋装备、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开始带来新的职业健康危害。本报新兴产业从业人员职业健康状况调查发现,申城新产业员工颈椎病发病率远高于全国平均发病率,出现了一些以往六七十岁老人才会有的代谢类疾病等,而这些“工作相关性疾病”至今未入法定职业病序列。

  上海将启动监测辐射等工作环境危害

  最近1-2年内,市疾控中心将启动对新兴产业电离辐射、非电离辐射及电磁辐射的研究,针对集成电路、芯片业等涉及新材料的行业,今明两年还要启动对高频、微波的监测和流行病学调查,此外,还有一些课题研究将聚焦视频作业引起的“工作相关性疾病”。

  100万“智造师”的未来隐忧

  申城新兴产业从业人群职业健康状况调查

  作者:李蓓;张锐杰

  凌晨三点,前微软公司员工王简从一堆浩瀚的代码中挣扎起身,摸向床边。数小时后,被称为“智造师”的他将作为另一个角色———糖尿病和高血压病人,和一大群白发老人一起在医院里排队。

  一场影响深远的产业转型正在上海次第展开。伴随着传统劣势产能的淘汰,新兴产业在这座未来的“智造之城”迎来无限生机。到2015年,像王简这样的上海“智造师”至少达到100万人。

  在生机和活力的背后,王简却为自己的健康困惑。他的病,医学上称为“工作相关性疾病”,尽管未入法定职业病序列,却开始侵扰越来越多的“智造族”。当产业和经济快速发展时,如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制度保障,这是转型社会无法回避的一道考验。

  调查样本

  

  程序员群像

  

  产业背景———

  上海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确立了以信息技术产业为首的五大主导产业。软件开发、信息安全、云计算、物联网……在这些组成浩瀚信息产业的构件中,程序员是一颗颗不可或缺的“螺丝钉”。

  据市经信委介绍,目前上海仅软件业从业人数已达35.3万,到2015年上海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将实现经营收入6000亿元,从业人员达60万人,形成30个产业基地。

  年轻从业者深陷老年病困扰

  

  资深“码农”:腰疼到站着写编码

  王简是35.3万从业大军中的一名资深“码农”(指专职于软件编码工作的研发工程师)。这位前微软员工由于健康原因已经离职了一段时间。

  在他的病历卡上,医生记录下了他每个月的血压和血糖监测数据以及服药效果。离职后,为了休养,他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出于生活的需要,现在在朋友开的一家小型软件公司从事技术指导工作。

  下午4点,王简起床接受记者的采访。“我是凌晨4点才睡下的。”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的他已经习惯了与常人颠倒的作息时间表。“过劳的问题,在软件业小公司很平常。”他告诉记者,起初到朋友公司指导技术时他不想加班,朋友一听就急了,“请你来,就是要让他们加班的。”虽然仍处于休养期,王简坦言,如今还是和代码相伴到黎明。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弄了一身的病。”王简说,他在微软时的工作压力不算大,“只是每当有任务在身上时,就会很焦虑。”“没做完会不甘心,所有的程序员好像都有这种类似强迫症的上瘾症状。”尤其是一进入工作状态,他就不想说话,连家人朋友的电话都懒得接听。“特别是一个新软件进入最后上线冲刺阶段时,整个人会很紧张。”

  “我现在编码都是站着写的。”他对自己这个怪异习惯的解释是,腰疼。他记得,他所在的开发部门有50多个人,几乎都是80后,其中不少人患上了颈椎病和鼠标手。“有个测试工程师常常喊颈椎疼,体检的时候,医生还警告要当心颈椎曲转。”

  入职新手:工作环境带坏生活习惯

  一个看似简单的语音聊天功能,背后是四五个程序员通宵达旦一个星期的血汗。陈欣在一家搜索引擎公司上海分部上班,入职仅半年却自称已是“老病号”,“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感冒和拉肚子。”

  “每天都好困啊”,“最近脖子和脊椎疼,医院说是有些劳损了”……他的QQ签名时常会吐槽自己的身体状况。

  在陈欣加入的程序员QQ群里,这样的吐槽几乎已成为常态。他的一个朋友说,“从5月底到7月中旬,我已经加班240多小时了。”另一个朋友则表示,自己每天加班4小时,双休日加班10小时。更有人称,最忙的时候通宵加班,一整天也就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补补觉。

  加班和他们的身体状况之间有直接联系吗?陈欣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去医院看颈椎病,医生说这是长时间伏案的必然结果。他因为眼睛干涩去检查,被告知是一种在程序员中很普遍的“电脑眼”。去就诊心慌、慢性腹泻和感冒,医生则批评他“过劳,免疫力下降,导致代谢综合症”。

  经常泡在QQ群的程序员们告诉记者,他们明知很多习惯有害健康,但在日常工作环境和节奏的压力之下,很难幸免。陈欣就表示,他的工作全天就只有坐在电脑前一个选项,公司没有工间休息娱乐措施,而任务是掐着时间倒计时的,这让他很难保持健康的工作习惯,有时候他因为脖子痛甚至希望自己能学会躺着写代码,有时候“莫名其妙地紧张失眠,整晚不能入睡,只能爬起来继续写。”(文中王简、陈欣为化名)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