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央视报道小女孩在上海生活 如今6岁无校可进

央视报道小女孩在上海生活 如今6岁无校可进

A-A+2013年8月30日13:39央视网评论

  央视网消息:继续“走基层-蹲点日记——流动的童年”系列报道。本台记者在上海市广粤路菜市场采访的时候认识了小芊文和她的爷爷奶奶。

  小芊文今年已经满六周岁了,可是她却被上海的学校拒之门外。小芊文为什么不能在上海上学,这特殊的三口之家又有着什么样的难言之隐呢?

  对我来说,认识刁芊文并非纯粹出于偶然。第一次来到广粤路市场,观察欢欢家庭的时候,我就对这个市场里的大人和孩子们的生活充满了了解的渴望。这是一个城市里随处可见的菜市场,甚至在我家门口就有一个,我也曾与那些在市场里嬉闹的孩子擦身而过,却从未停留过关注的目光,而当我带着拍摄流动儿童这个选题来到广粤路菜市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里有这么多我应该关注而没有关注的东西,有这么多需要我关注的人。

  听别的孩子说,这个名叫芊文的孩子没有爸爸妈妈。

  第一次见面,芊文就给我留下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印象。芊文的爸爸因为和人打群架打伤他人,被判了刑,现在正在监狱服刑,她的妈妈也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可提起这些,她好像在说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从襁褓中就没有怎么得到爸爸妈妈爱抚、一直由爷爷奶奶带大的女孩。而在后面的接触中,我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女孩。

  芊文的爷爷奶奶90年代就从山东老家来到上海卖菜,儿子出事以后,他们就承担起了抚养芊文的责任。一家三口守着这个菜摊为生。从芊文记事起,这个市场就是她的家。

  芊文和爷爷奶奶这几个月都住在菜摊里边的这张大床上,不仅是因为天气炎热。芊文的爷爷后来才告诉我们,他们现在租住的房子消防检查不达标,不能住了。

  现在,真正让他们老两口愁得睡不着觉的是芊文上学的问题。

  奶奶说,芊文已经满六周岁,按说今年该上小学了。可是爷爷去找了附近的学校——离广粤路市场最近的凉城路小学已经明确告诉他们,不招收外地户籍的学生;市场里很多孩子就读的柳营路小学,今年在入学手续上也比往年严格很多。

  因为入学人数逐年增长,上海市要求想在本市上学的流动儿童提供法定监护人在上海打工和暂住一年以上的证明,虽然芊文从两岁起就跟着爷爷奶奶在上海生活,但爷爷不是芊文的法定监护人,也拿不出有效的监护人证明。除了没有监护人证明,愁坏了爷爷的还有社保证明。

  按说,芊文的爷爷没有在上海缴纳社保,芊文上学应该还需要一个爷爷的务工证明。可按爷爷的说法,学校招生老师让他们办的似乎是一个房屋租住证明。可是租房证明找市场去开了好几次,到现在都没开出来。

  芊文的奶奶今年还不到六十岁,起早贪黑的卖菜生涯让她患上了严重的腰病,奶奶特别心疼自己这个没有爸妈疼爱的小孙女,时常向我们夸起芊文,说她是一个贴心的小姑娘。

  说到芊文上学的事情,芊文奶奶的脸上挂着祈求的笑容,让我们看了觉得心里难受。

  对于芊文奶奶的祈求,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们只有刨根问底地询问芊文的爷爷奶奶究竟跑过哪些学校和部门,人家是怎么答复的,希望能从中分析出他们到底还缺哪些手续,好从政策角度给他们出点儿主意。

  其实我们也知道,对于这个从外地来上海、并且上了岁数的老人来说,跑孩子上学的事确实太难了,更别提是这么一种特殊家庭。

  爷爷说,他这个月光是跑学校和跑街道开证明,就已经“跑了一百多趟”,连卖菜都耽误了。

  芊文家墙上贴的都是芊文和菜场里的小伙伴乐乐画的画,芊文和乐乐在一个幼儿园上同一个班,乐乐马上就要去上学了。芊文好像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过上学的事,我们决定问问芊文想不想去上学,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也许学校还没什么概念。

  六岁的芊文没有正面回答,她回答这个问题的方式让我们有些出乎意料。

  我们没想到芊文会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回答我们的问题。芊文一本一本地数着她的书,甚至舍不得从书包里拿出来。而我们也有些后悔自己唐突的问题。这是一种能压垮人的沉甸甸的渴望。芊文的爷爷也知道小孙女的心情,可是他毫无办法。一直到报名截止,芊文的爷爷也没有办好该办的手续。

  因为招生日期的截止,使得芊文在上海上学的希望变得更加渺小,甚至就连芊文的爷爷都有些绝望。可难道仅仅因为没有父母的抚养,天真懵懂的小芊文就只能被上海——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城市拒绝在校门之外吗?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