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复旦大家沙龙创始人30年后聚首 追求理想还要继续

复旦大家沙龙创始人30年后聚首 追求理想还要继续

A-A+2013年11月14日08:51东方早报 评论

  7位创始人重回校园追忆往事:1984年创办后迅速成为学生交流思想、探讨问题、结交知己圣地 历经30年风雨依旧茁壮成长

11月12日,复旦“大家沙龙”创始人重返沙龙本部。1984年11月,沪上首家大 学生沙龙——“大家沙龙”诞生。“大家”迅速转变成为一个学生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培养的试验地。讲座、研讨会、摄影展、电影专场等成了沙龙的主角, 众多复旦人在此寻找知己,碰撞思想。再加上先进的经营理念,“大家沙龙”成为当时沪上高校探索新事物的引领者,如今已走过了30年。“追求理想,应该还要 继续下去。”沙龙创始人之一夏旸说。图为1986年夏,1984级同学挥手送别即将毕业离开“大家沙龙”的1982级师兄师姐。

2013年11月12日,上海,复旦大家沙龙创始人在现大家沙龙南部校区店内合影留 念,前排左起:张平,潘皓波,张宇红。后排左起:邓伟利,邵翼,夏旸,葛海雿。今年恰逢复旦大家沙龙成立30周年,当日,复旦大家沙龙创始人时隔三十年后 再聚首,共同追忆当年的校园时光。 早报见习记者 寇聪 图

  “来,到这里来!”

  “每当夜幕降临,这座坐落在学生宿舍楼之间的灰白色矮平房就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大学生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交流思想,或谈 论时事,或观看画展影展,或参加专题研讨会,红蓝两色的灯光和轻柔的乐曲增加了屋内和谐的气氛。许多大学生在这里得到休息,在这里产生学术观点,在这里爆 出思想火花,在这里孕育着一种也可能若干年后会形成的某种理论体系的思想。这就是闻名上海高校的‘大家沙龙’!”

  1984年11月,在复旦大学学生宿舍2号楼和3号楼中间一个不起眼的简易平房内,“大家沙龙”诞生。两年后,随着张德明、张晓林的那篇报告文 学《中国大学生:来自复旦大学的报告》,“大家沙龙”不仅再是复旦学子思想交流、探讨问题、休息散心、结交知己的场所,更是成为国内其他大学争相效仿的时 代榜样。

  30年后,葛海雿、张宇红、潘皓波、夏旸、张平、邵翼、邓伟利7位复旦“大家沙龙”的早期创始人在前天下午回到“大家沙龙”,故地重游,他们清 晰地记得当年这里思想碰撞的盛景:在3108教室做完讲座,不管多晚,讲者和听讲的人一起再到大家沙龙继续争论;举办书画展、摄影艺术展、专题讲座、研讨 会、放电影、印发刊物;还有,在每个毕业季里,也有人喝着咖啡,不无伤感地朗诵着甘伟的那首《黄梅雨季》……

  那篇报告文学的评价,至今依然并不过时——“谁也不能不承认,‘大家沙龙’实际上对复旦校园文化建设起了相当的作用!”

  开校园先河,为理想而生

  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思想启蒙与全面革新的时代。在复旦大学哲学系同学的一次“卧谈会”上,有人说,青年人有许多思想火花,但交谈的机会很 少……此语引起共鸣,一个构想在哲学系81级柯扬等几位同学的大脑中酝酿并慢慢成熟了。在沙龙创立之前柯扬等人写了一篇文章《不安的卡农》,之后萌生了开 沙龙的意念,要做思想启蒙和解放的事。

  于是,几个同学自筹资金,在校领导、团委和学生会有关方面的支持下,“大家沙龙”于1984年11月在学生宿舍2号楼和3号楼中间约200平方米的简易房内创立,开校园咖啡馆先河。

  很快,“大家沙龙”成为复旦的一个时尚地标,汇集了热爱或研究哲学、经济、文化、艺术的复旦人们,来此寻找同业、知己、谈客,切磋碰撞出不少思想、不少大作,一时广为流传。

  成立之初的“大家沙龙”的形式是松散的,更多带有乌托邦的色彩,半年后,已经遭遇后续资金来源的问题。1985年初夏,在时任校团委书记焦扬的 主持下,“大家沙龙”由学生咨询科技开发中心接管,花132元4角将所有坛坛罐罐买下,后来又投资1000元购置冷饮机一台,出售给打球同学一杯一毛钱的 酸梅汤。由来自计算机系81级的夏旸出任“大家沙龙”的第一任经理,哲学系葛海窕和吴斌分别任经营副经理和文化副经理。

  夏旸现在是上海创业接力科技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的副总裁,也是上海接力天使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创业接力企业服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谈及当 时被任命为第一任经理的情景,他仍然记忆犹新:“我是毕业前半年多一些的时候做起了‘大家沙龙’。我当时在学生会中是副主席,也是体育部长,有人找到我, 问我有没有兴趣做‘大家沙龙’的经理,考虑了一下我就去了。”

  “大家沙龙”迅速转变成为一个学生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培养的试验地。《中国大学生:来自复旦大学的报告》里写道:“争吵,辩论,反驳;学 习、交流、吸取;在沙龙,大学生们的交谈是一曲悦耳的咏叹调。我们强烈地感到他们真的是不再满足书斋式的学习,不再满足于寝室—食堂—教室“三点一线”式 的狭隘生活圈子,他们要寻求多色彩的、多空间的、多棱面的生活,他们渴望社会、信息、理解;沙龙已成了交流思想、探讨问题、休息散心、结交知己的社交场 所。”

  那个年代,社会在变革,复旦人也处在一个观念世界发生变化的时期,自立自强的意识在觉醒,想要了解世界的愿望、互相交流的意识、自我完善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

  据当时的学生回忆,喜欢讨论的人每天晚自修十点半以后,必到“大家沙龙”坐一会,基本上任何时候都是爆满。有时候3108教室做完讲座,讲者和 听讲的人常常一起到“大家沙龙”继续争论。当时的汽水是一毛五分钱一瓶,到了“大家沙龙”里五毛钱一瓶,即便如此,大家也不在乎,和哲学系才子们一起辩论 哲学问题,多美妙的事!

  “经营为体、文化为魂”

  能够让“大家沙龙”安身立命并持续发扬光大的,是“经营为体、文化为魂”的思路。闲暇的午后,在大家沙龙,斑驳的阳光映在墙上,这里“以经营养文化”,一边讲经营、算利润,一边搞讲座、出小报。

  在管理上“大家沙龙”越来越规范,设有理事会、经理室、财务组、“大家沙龙”期刊编辑部。一半的人负责把沙龙的文化特色发扬光大,开设讲座、搞 展览、出小报,吹文化风,而另一半的人专门负责经营服务项目。最初Master's saloon的英文名也改为——great house+ master's club,意为“兼客与友为体,喝咖啡,兴文化,笑谈书风满楼”。

  因为有经济的支撑,“大家沙龙”的各类活动也是越办越新,接连不断。

  为活跃同学思想、开阔同学的视野,沙龙开展了一系列的同学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他们经常展览一些默默无闻的美院学生、青年工人和其他青年业余作 者创作的、有争议而不很成熟的探索之作,让同学们评判、分析;面对蜂拥而来的西方各种哲学思潮,他们邀请博士生、硕士生开办哲学系列讲座,剖析康德、尼 采、萨特、弗洛伊德等哲学思想,他们自己办的油印小报《大家信息》引导大家关心改革关心时事;他们举办从《伤痕》到《故士》的当代文学发展回顾展,集中播 放1950年代至1970年代的代表歌曲和音乐,在露天放映《英雄儿女》等电影,这一系列活动,让1960年代末出生的大学生回顾过去,思考未来,对确定 自己的人生观,可能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当同学们对价格改革有较多议论时,“大家沙龙”举办了“工资与物价改革讨论会”,请在经济部门工作的同志和经济系研究生帮助学生认识形势,理解 物价政策,他们还组织了“改革与当代青年价值观研讨会”,邀请校领导与同学们一起对改革中青年的价值进行热烈议论,还有西北经济开发研讨会、贵州之行考察 汇报会、贝多芬音乐欣赏会、中国新诗发展研讨会、探索影片《黄土地》评论会、外文系毕业生告别母校个人书画展、八六届新生摄影展……

  根据“大家沙龙”第二任经理、现定居美国纽约的张平回忆:“在一年里,大家沙龙不间断地举办了近20期的书画和摄影艺术展,20余场次的各种专 题讲座和研讨会,3场专题电影,印发了‘大家’ 刊物13期。其中,影响较大的有‘外语角’、 ‘文理对话’、‘西北开发研讨会’、‘现代派画 展’、‘哲学专题’、‘诗歌朗诵会’、‘林艺华个人书画展’等。这些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引导了青年学生去关心改革、关心社会、探究人生、回顾历史并拓展视 野……”

  有媒体后来这样描述“大家沙龙”的常客:诗人甘伟的《黄梅雨季》让复旦少女们如痴如醉,别人眼中的他———“白天瑟缩在被子里睡觉、晚上瑟缩在 大家沙龙里喝酒,他是一个瑟缩的人,瑟缩在那件长年不洗的军大衣里”。还有某诗人,油印出版诗集,送到复旦书亭卖,全卖完了,拿到收入立即请朋友跑到“大 家沙龙”喝一次酒,谈一次诗。

  那个时代似乎人人都在谈哲学,谈物理也会谈到物理中一些根本的哲学问题。原汁原味或是半调子的西方哲学更是沙龙人经常讨论的主题。那个时候,一 有什么新的思想、画展信息都先在这里出现,每个人都呵护着这一片精神领地。这里充满着大师名家睿智风趣的演讲,鸿儒白丁你来我往的时事评论,在这个200 多平方米的空间里,随处可以听到思想碰撞的声音。

  大家沙龙成为了一个“杂家”,文化形式不一,讲座、研讨会、座谈会、联谊会、信息发布会、书画、美术和摄影展、电影专场成了沙龙的主角。再加上 先进的经营概念,它成为当时沪上高校探索新事物的导航者。人们纷纷慕名而来,并把大家沙龙的形式拷贝到本校,将这种文化与经营并行的试验基地模式发扬光 大。交大昂立也从复旦大家沙龙取经,上海财大也成立了类似的社团。

  “坚持理想,继续前行”

  当时的所有活动都是学生们亲力亲为,时任“大家沙龙”第三任经理、现为上海国鑫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的邓伟利说:“我们当时所有 的东西都是自己动手去做的,什么都是自己去跑,包括买咖啡。”对于当时的沙龙人来说,不管是经理还是副经理,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和热情在沙龙这个家庭里, 他们身体力行地去付诸实践,去和身旁的伙伴们分享快乐。

  不经意间,声明远播的“大家沙龙”还对高校勤工助学方式的兴起起到了很大影响。邓伟利迄今还很自豪,有一年的圣诞夜,单日营业额达到了1800 元。时任复旦大学学生咨询科技开发中心总经理的潘皓波回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账上节余的净利润已经高达20万-30万元。

  30年,从最初本部2号与3号宿舍楼间的简易房,到学生俱乐部,再到叶耀珍楼,现在“大家沙龙”的第三家分店又将在南区学生活动中心开张。

  现在的复旦人更喜欢把沙龙当作自习的好去处,浓浓的文化氛围让他们停驻于这里,让自己的专注刻留于沙龙的每一抹时光里。健康生活、舒心阅读成了 现在“大家沙龙”的新定位。沙龙始终是风尚的,对酒当歌的岁月虽早已过去,但思想的碰撞仍在继续,交流会成为了现在的“大家沙龙”又一个标志。

  11月24日下午将举行“大家沙龙”第三家分店的开业典礼和30年聚会,校友会的征集令足够令人心驰神往:“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们!行遍千山万水 的你,还记得复旦本部二三号宿舍楼之间的那个简易房么?历尽世间百味之后,是否早已遗忘人生中第一杯咖啡的苦涩?清谈岁月、思想碰撞、狂飙突进的理想主 义,懵懂青春、灵魂厮磨、微不足道的疯狂小事,这些的这些,都扫入记忆尘埃了么?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如果给你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还会回 到这里,和我们一起吟诵这首《黄梅雨季》么?”不过,由于场地限制,校友会的报名平台仅对1980年代入学的校友开放。

  时光如白驹过隙,30年弹指一挥间,一代又一代的复旦人守护着“大家沙龙”。

  “坚持理想,继续前行”,这是几位“大家沙龙”的创始人们重复最多的话,“现在的校园环境太实际了,二年级就要考虑毕业以后的出路,三年级就要 去找实习,想考研究生的还要去跟某个导师搞好关系,想创业的还要时刻注意着身边的机会。现在学生好像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更多了,导致你可能在最开始就放了 很多精力在学习以外。不像那时候读完四年大学有很好的就业保障,现在的个人化倾向比那时候要强很多,我们没有办法评判哪个好哪个不好,因为现在的学生也是 迫不得已,必须要考虑这么多实际的问题。不过,追求理想,应该还要继续下去。”夏旸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