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上海中小学生作业时间全球第一 数学应用能力略弱

上海中小学生作业时间全球第一 数学应用能力略弱

A-A+2013年12月4日08:25东方早报 评论

  PISA上海项目组组长张民选:建议中学可对数学难度分级 教师应帮助女生建立学好数学信心 本科师范生试点年年进中小学见习

  早报记者从昨日召开的PISA成绩发布会获悉,上海PISA成绩、特别是数学成绩不仅远高于参试国的平均水平,而且学生间学习机会差异小,教育公平程度与OECD平均水平相当。不过,上海学生课业负担重,作业时间也列全球第一。

  PISA2012中国上海项目组组长张民选透露,上海参加PISA的意义在于用更综合的办法看待基础教育。数学难度可以考虑分级,提高解决实际数学问题的能力。

  数学应用解释能力稍弱

  PISA描述了6个数学精熟度水平,高水平(精熟度达到5级、6级)学生掌握了概括、推理、建模等高层次的数学思维方法,低水平(1级及以下) 学生没有掌握适应未来生活和工作必需的基本数学能力。上海高水平学生达55.4%,是65个参与国家(地区)中最高的,OECD平均为12.6%;上海低 水平学生占3.8%,是所有参与国家(地区)中最低的,OECD平均为23.0%。

  项目组分析,上海学生接触正式数学内容的机会是所有国家(地区)中最高的,并且学生之间的差异很小,比OECD平均来说更均衡。在65个国家 (地区),上海属于学生间学习机会差异小,数学平均成绩高的地区。同时,上海属于“成绩高于OECD平均、教育公平与OECD平均水平相当”的地区。

  “我们的优秀率远远高于OECD平均水平。但解决数学在现实情境中的应用、解释和评价能力相对薄弱。”张民选建议,中小学数学课程可以考虑根据 学生能力对难度分级。“我们不需要把所有的学生培养成可以将嫦娥火箭送上月球的人,可以让学生发展个性,既学好数学,同时拥有一技之长。”

  学习数学普遍焦虑

  PISA上海项目组秘书长、上海教育科学院普教所副所长陆璟表示,从测试分析来看,男生和女生在数学总量表上不存在显著性差异,但男生在数学表述、数学阐释两个过程分量表上显著高于女生。

  结果显示,上海学生的学习坚持性、数学学习兴趣显著高于OECD平均水平,学习数学的外部动机与OECD平均水平相当。

  同时,上海学生解决常见数学问题的自信度最高,但有较多学生对数学学习感到焦虑。尽管上海男女生在数学成绩上并不存在显著差异,但女生的坚持性较差,容易焦虑,对自己的数学能力评价不高;男生在解决复杂问题意愿、学习兴趣、参与数学活动方面高于女生。

  陆璟表示,“女生的焦虑,与其说是数学本身带来的,不如说是社会给予的。因为大家普遍认为女生在数学学习上要弱于男生。所以,老师不仅要建立女生学习数学的信心,还应该建立有效的学习方法。”

  作业时间约平均值2倍

  发布会现场,有记者提问,上海PISA测试成绩两连冠,是不是因为上海学生善于考试?

  张民选回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研究表明上海的PISA成绩和学生“应试能力强”有关。

  事实上,上海学生两次参加PISA测试,没有一道题是上海出的。按照OECD规定,测试国家均可以出题。2009年,上海有意回避,没有命题。2012年,上海尝试命题,但并没有一道题入选测试。

  当然,PISA调查显示,上海学生课业负担并不轻。

  上海学生报告的校内上课时间为平均每周28.2小时,在65个国家(地区)中位于第九位。作业时间为平均每周13.8小时,列第一。OECD每周平均作业时间是7.9小时。

  做作业对于提高成绩有效,但不是越多越好。上海的数据结果表明,上海15岁学生平均每周最佳作业时间在11小时左右(周末也纳入计算),在最佳作业时间内作业时间越长成绩越好,但是超过最佳作业时间后成绩提高程度很小。

  “我们的成绩好,但绝不能以牺牲学生的个性、潜能,甚至以学生厌学为代价。”张民选说道。

  此外,去年测试环节还加入问题解决能力以及财经素养以及计算机能力的测试。不过,昨日OECD组织并未公布这三个测试结果。

  加强教师入职前培训

  “PISA测试的缘起,是西方国家对教育质量的质疑,因此有了这个项目的诞生。不过,从测试结果来看,东亚国家的教育受到广泛肯定。”张民选说道。

  在美国专栏作家、《世界是平的》的作者弗里德曼看来,教师队伍的强大是上海教育成功的秘密。对此,张民选表示,上海教师队伍的建设,确实有不少经验,当然,也存在不足。简单来说,就是入职之前培训太少,入职之后培训比较强大。

  比如,上海完善的教师进修制度,新教师入职,必须在五年内修完360小时的学分;要成为高级教师,还须另外修满540个小时学分。

  教师入职上,在芬兰,即使是小学老师也必须是硕士研究生学历,且有严格的准入制。而在中国,这几年,才将中学教师的学历普遍提高到本科,“与OECD国家相比,上海教师入职时的学历及有效教学方面,都没有充分优势。”

  作为上海师范大学校长,张民选目前在学校大力推进一项改革:他在学校成立思成班作为试点。这个班的师范生大学本科四年,每年要不间断到中小学见习。“这在芬兰也是普遍做法。”张民选说道。

  另一个重大举措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上海根据标准化建设项目提升学校的建筑设施。同样地,财政制度向设施落后的边远地区学校倾斜,还组织了优质学校与薄弱学校间的师资交流,为的是提升薄弱学校的教学水准。

  其中最有效的策略是,让办学质量优异的学校承担帮助弱势学校进步的任务,例如通过“结对”,让优质校和薄弱校建立联合体;还有“委托管理”,即让一个优质学校受委托接管一个或多个较弱学校的管理层,并派经验丰富的教师和行政人员帮助弱校提高管理与教学质量。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