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上博专家对《功甫帖》真伪缄默 公众疑联合炒作

上博专家对《功甫帖》真伪缄默 公众疑联合炒作

A-A+2013年12月23日09:04上海劳动报 评论

  一封流传了900多年的苏轼写予其密友郭功甫的告别信,近2日内掀起连番波澜。起因是在今年9月,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在纽约苏富比以822.9万美元\(约5037万元人民币\)拍得苏东坡的《功甫帖》,未料就在拍品即将到沪展出之时,却曝出上海博物馆书画部3名研究员经考证认定这本《功甫帖》是“双钩廓填”伪本的说法。短短2日,围绕刘益谦所拍《功甫帖》是真是伪的各方争论持续发酵,上海博物馆、刘益谦本人,以及苏富比方面各执一词,围观者也各抒己见。各方意见纷繁复杂,事态演变得愈发扑朔迷离。本报记者多番联系上海博物馆方面,馆方均保持沉默。经再三追问,有关发言人才表示,3名研究员目前均不接受采访,进一步消息留待后续发布。

  上博研究员:假的  “双钩廓填”欺世牟利 

  今年9月,刘益谦在纽约高价拍得苏东坡《功甫帖》的消息在国内文博界引起巨大关注。当时还曾因海外文物入境涉及高额关税而不得不将这本《功甫帖》暂寄香港,待日后以借展之由在内地展出。然而,就在近日有消息确认《功甫帖》刚刚通过上海自贸区艺术品保税的方式回流上海,且明年将在刘益谦创办的一家美术馆展出之时,上海博物馆书画部3名研究员却重磅发布了刘益谦所拍《功甫帖》是“双钩廓填”伪本的研究结论。

  据资料显示,《功甫帖》全文二行九字,为苏东坡奉别友人郭功甫时所写手札。该作品被赞誉结构紧密、一气呵成,用笔沉着、粗犷有力,充分展现了苏轼的人文主义情怀。清代书画名家翁方纲曾将其称之为“天赐的书法精品”,。后《功甫帖》流失海外多年,至目前已流传了900余年。而所谓“双钩廓填”法,是一种中国书画技法,即利用线条钩描物象的轮廓,沿字的笔迹两边用细劲的墨线钩出轮廓,也叫“双钩”,双钩后再填墨,即称为“双钩廓填”。

  日前,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3名研究员发布研究成果认为,“双钩廓填”在唐宋时主要用来保护原迹,临摹学习,到了晚清,则成为坊间作伪、制造书法赝品、欺世牟利的主要手段之一。他们通过与苏轼《功甫帖》拓本的对比,认为拓本书艺水平远远胜于苏富比的《功甫帖》拍品;并经过考证,认为此《功甫帖》伪本钩摹自晚清鲍漱芳(约1763-1807)辑刻的《安素轩石刻》,其制作时间,约在1820年至1871之间。上博方面还表示,将于近期发布更为详尽的研究成果。

  纽约苏富比:真的   将请全球顶级专家鉴定

  这边厢,上博研究员力证此《功甫帖》是赝品;那边厢,事件另一端的当事方纽约苏富比也迅速作出回应:经手的《功甫帖》是真。该公司中国古代书画部主管张荣德受访时表示,将针对上博研究报告做出回应,解释鉴定理由,但目前尚无明确时间表。该公司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则表示,将组织全球顶级博物馆专家,尤其是中国书画权威对此件《功甫帖》进行鉴定,如果证实确系伪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妥善处理这件事情。

  就在各种观点争持不下之时,这本《功甫帖》的主人刘益谦也第一时间发声:这对我来说是好事。“这本身也是件好事情,也有助于还原一个历史的本来面目”。刘益谦表示,当时拍下这件文物时,因为贴上有项子京、安仪周的收藏章,以及徐邦达、张葱玉的讲述,令他对文物真伪并未存疑。而对于眼下突如其来的伪本之指,他表示摸不着头脑:“我此前没听说有一个人对这个有不同意见,至于今天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个文章,我也搞不清楚。钟银兰老师和单国霖老师也是我比较熟的,但新闻出现之前我对此事一无所知。因此在这个事情在背后有什么蹊跷我也搞不清楚。”

  刘益谦还表示,自己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苏富比方面,并且得到该公司会对此事负责的承诺。他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民间收藏的买家:“在艺术市场发展的这么多年,博物馆作为一个国家收藏的学术机构,对市场上出现过的东西,也没有做过评论。如果大家的意见都是赞成上博的意见,我把这个东西退了就完了。”

  业内言论

  文物鉴定何时能靠谱?

  在首先曝出苏富比《功甫帖》系伪本的报道文章中,提出证伪依据之一《安素轩石刻》所收的苏轼《功甫帖》拓本与《功甫帖》拍品在书艺水平上的高下之分,并描述称:前者较好地表现了苏字逆入平出、无往不收、以藏锋与中锋为主的用笔特点,因此线条更显饱满圆厚、蕴藉丰腴,且起收、使转等运笔过程交待更为明晰,颇具几分苏字之豪迈风神。而后者用笔居然以偏锋为主,线条无不单薄枯梗,缺乏立体感,兴味索然、寒碜,运笔亦不知所措,如鼠迹乱窜,一派伧父面目,如此书艺,谓与东坡无一毫沾边。

  对此论断,已有署名为书法一瞬斋者,撰写详文进行驳斥。这篇文章中提出:“专家拿《安素轩石刻》来证墨迹本,完全不靠谱。”

  并愤然表示上博方面是“光天化日之下,用拓本欺负墨本,呜呼,此六百年来闻所未闻。”随后,文章逐字论较,提出五大项疑点,如“再说言旁。最下向上折角,拓本愚笨,墨本一挑而上,精妙;横折转角,拓本董其昌式,墨本王羲之式,谁清爽点?”而对于报道中关于书艺高下的描述和评价,该文更认为是混淆视听之辞。

  知名策展人皮力则表示:“我不知这个字帖的真假,但是根据我美术史的经验,这篇报道和中国书画鉴定一样不靠谱。中国书画鉴定历来都是毫无理性,全凭感觉。基本逻辑两条:一,好的就是真的,差的就是假的;二,把假的说成真的说明你没学问,把真的看成假的,就是你眼光比较严。”

  公众质疑

  “业界良心”还是联手炒作?

  一件传世珍品重出江湖,业界专家秉承公正、严谨的态度进行把关鉴定当然是其专业性和社会责任感的体现。然而,综观拍品《功甫帖》真伪事件的发酵过程,却也存在不少蹊跷之处令人存疑:

  此《功甫帖》是今年9月份拍下,为什么真伪之疑恰恰在拍品即将在上海展出前曝出?指证该拍品为伪本的3名研究员之一为某美术馆的顾问,为何此前没有向该馆提供鉴定意见?如刘益谦所言,公立博物馆以前并没有对市场上的文物进行考证鉴定的惯例,这次为什么大手笔介入?拍品真假之疑发出后,各方当事人均第一时间作出详细回应,是否有推波助澜之嫌……

  诸多疑问也引得许多公众认为事件背后可能是“炒作”。有普通观众赵先生提出:“隐约中仿佛有了这样一个感觉:这是一桩生意!和《功甫帖》无关!这番被炒作!会有猛料出!”甚至还有猜测认为,炒作有更深层的目的:“既然爆出是假的,说明操作已经成功了,资产顺利出逃。”对于这些观点,同样察觉出一些“不寻常”的围观者saracheng则表现出无奈而“宽容”的态度:“炒作,然后出名,然后获得更多,是不是真的对老百姓有啥影响?作秀吧,总有赢家。”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