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晚托班重开七问题待解 学校普遍为难教师力不从心

晚托班重开七问题待解 学校普遍为难教师力不从心

A-A+2014年2月17日08:15东方早报评论

 2月14日, 复旦小学晚托班的学生在城市学校少年宫的阅读吧内看书。新学期开学,复旦小学和城市学校少年宫合作创办了晚托班。早报记者 张栋 图  2月14日, 复旦小学晚托班的学生在城市学校少年宫的阅读吧内看书。新学期开学,复旦小学和城市学校少年宫合作创办了晚托班。早报记者 张栋 图

  根据市教委规定,晚托班正在全市各公办小学强势归来。早报记者连日来走访多所小学的晚托班,发现在市教委“看护经费由政府埋单、不能变相为集体补课或开兴趣班”等政策的背后,部分小学感觉很为难,受访家长几乎全部支持,受访教师则大多反对。

  究其原因,经费有限、教师力不从心、志愿者能力欠缺、家长呼吁延长晚托时间等现实情况已经成为晚托班普遍推广、持续运营的种种掣肘。业内人士称,关键或许在于,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不能全部由学校来解决,正如市教委所鼓励的,社会公益组织、社区、街道应参与进来,共同看护下午3点放学后没人管的孩子们。

  要避免2006年全市关停晚托班的前车之鉴,亟待出台扶持政策或寻找更有效的解决方法。早报记者连日来走访多所晚托班,采访众多家长、校长和教师,希望发现的实际问题能成为管理者的有益借鉴。

  早报记者 邹娟

  “晚托班开了以后谁来看管?我们教师实在精力有限。”

  “晚托班开到下午5点其实还是早,我们下班到学校差不多要6点甚至7点了,晚托班的时间还能不能再晚一些?”

  ……

  日前,武宁路小学一次紧急召开的小型家长听证会,在家长和校方的互相“诉苦”中艰难进行。

  根据上海市教委安排,包括武宁路小学在内的全市公办小学很快将全面恢复停办约8年的晚托班。

  晚托班曾在上海小学中普遍存在,但衍生出诸如变相补课、收费,以及教师辛苦白做还被社会误以为从中获利等负面现象,直到2006年市教委全面叫停了学校层面的“晚托班”。

  如今,晚托班重开,且全部免费,这让不少学校大感为难,而家长则普遍认为还不够。

  一场紧急召开的家长会

  上海中小学上周二开学,武宁路小学校长孙纳新遇到一件“心里没底”的事情。根据市教委的要求,这个学期,全市公办小学逐步都要开晚托班。各学校每天下午3时30分放学后,对家庭确有困难无法接孩子放学的学生,学校将免费提供晚托服务到下午5时。

  “但是家长对晚托班的需求到底有多大?晚托班开了以后谁来看管?”孙纳新的心中立即聚起一个个问号。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她连续想了几天还是“没底”。于是,上周四,孙纳新请来20余位家长和教师代表,听听大家的想法。

  让孙纳新有些意外的是,来听证的家长们的观点出奇一致:希望学校开晚托班。这些家长中,不仅仅有确实因上班没法接孩子的,还有些虽然家里有老人可以接送孩子,但是又觉得老人管不住孩子,不如放在学校里更放心。

  然而,更多的家长其实并不清楚学校开晚托班的功能。听证会上,有家长问道:“晚托班开到下午5点其实还是早,我们下班到学校差不多要6点甚至7点了,晚托班的时间还能不能再晚一些?”

  相对于家长的需求,参加听证的学校教师并没有太热烈的反响,他们提出:“平常我们的教学工作就已经比较繁重,休息时间原本就不多,再办晚托班实在精力有限。”

  听证会就在这样的双方“诉苦”中艰难进行着。

  其实,对于大家说的“晚托班” ,孙纳新更愿意称之为“照顾班”,“就是给有需要的家长照顾一下孩子。”她还明确表态说,这周,武宁路小学的这个照顾班就会开出来。

  让孙纳新觉得有些意外,但也备感欣慰的是,家长们几乎一致表示,愿意每周花一到两天的时间来做晚托班的志愿者。上周五,武宁路小学的征询单已经下发给每个学生,征询内容包括“是否需要放学后的照顾”、“家长是否愿意做照顾班志愿者”以及“哪天看护比较合适”等等。

  “估计这周的下半周能开出来吧。”孙纳新说,按初步打算,一年级和二年级各开一个晚托班,三、四、五年级共开两个晚托班,学生需要混班。武宁路小学的这些晚托班将主要由家长志愿者来看护,原则上开到每天下午5时整。这几天,孙纳新和同事都在忙着完善管理的细节等。

  兴趣班取代的晚托班

  事实上,在2006年全市取消统一的晚托班之后,下午3时30分到5时的“真空期”怎么办,曾在部分学校引起过探索。

  上周四下午3时30分放学后,虹口三中心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小朱满脸笑容地说,自己参加了管乐队,“我们有好几个乐器,黑管、圆号、萨克斯,我是打击乐里的首席鼓手,我们管乐队出来秀了一秀,十分骄傲。”小朱的同学廖雨晨则报的是口语班,“有时候会播放一些英语电影,在看的时候非常欢乐,对口语有些帮助。”

  像管乐队、口语班这样的放学后的看护服务,在虹口三中心小学已经坚持了多年,全校学生都参加。据该校校长盛裴介绍,为丰富校园生活,放学后的时间已成学校各项活动开展的平台。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卢湾一中心小学,校长吴蓉瑾和同事共开出了150多门拓展课程。此外,武宁路小学每个学期也同样开出二三十门拓展课程,如让学生搭积木、做陶艺,所有课程学生网上自主报名。热门的课程往往开始选课的一分钟之内就报满。

  “晚托其实可以有多种形式,不一定只是在教室里看着学生。” 长征中心小学校长单莹莹介绍说,学校将原本集中在每周五下午的快乐活动日兴趣活动,调整拆分至每天下午放学后分别进行。

  坚持晚托班的校长们

  上周二下午3时许,在普陀区长征镇中心小学,晚托班的看护由教师志愿者和家长志愿者组成。作为一名家长志愿者,吕娜除了做晚托看护外,还要参与护校。

  当初学校征询家长有没有护校的意愿,吕娜的儿子把征询单拿回来说:“妈妈,我们教师很辛苦,要不您来帮我们吧。”拗不过儿子,吕娜只好同意。后来学校征询晚托看护志愿者的时候,吕娜几乎没想就点头了,做到现在已经有3年了。

  “我每天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看着学生,不要让他们自己跑出去,有时候陪孩子们看看书。”虽然做全职太太并不轻闲,但吕娜说,在学校做志愿者很开心,不仅可以看着孩子,更多的时候有被认同感。

  同样在晚托班里做看护的志愿者姚蓓靓是一名退休返聘的教师,她还可以辅导孩子们功课。“每天我们有2-3个志愿者看护晚托班,志愿者一共有100多人。真的只是志愿,不收家长和学生任何费用。”姚蓓靓说,自己就住在附近,“学校可以挖掘社区资源,还是有很多热心人士愿意来做公益项目。”

  近10年来,长征镇中心小学实际上并没有停止过“晚托”。早期的晚托班在各个班级进行,收费每人每月10元。

  2006年,学校打算按上级要求关闭晚托班,但是一放学就有几十号学生杵在校门口,没地方去。“我们不忍心。而且那时学校周边还不够成熟,万一学生去混社会,我们也没办法向家长交代。”就这样,校长单莹莹组织开家长代表会,决定晚托班还是免费开,请家长志愿者和教学任务轻的教师来看护。

  当然,也有主课教师亲自看护孩子的。

  新学期伊始,租住在虹口区一幢居民楼里的外来务工人员张某就接到张桥小学发来的“家长意见咨询单”,询问是否愿意报名申请看护服务,“参加学校办的班当然是最好的了,我们放心,省得孩子一个人在家危险,我们也不用再出去找别的私人办的班了。”

  张桥小学校长丁霞说,家长对晚托看护服务的需求量非常大,“我们这里有一大片棚户区,大多是租住的外来务工人员,我们学校86%的学生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

  她介绍说,学校有将近一半的学生家长申请放学看护服务,“我去家访,很多学生家长租住在每月四五百元低矮的平房里,孩子放学回家没有人管、学习条件也很差,倒不如留在学校做作业。”

  就这样,张桥小学放学后免费的“看护服务”已坚持了数年,“看护”执行者是各班教师,服务内容主要包括在教室做作业、到图书角看书、跟其他同学下棋等,个别学习有困难的学生会得到教师的个别辅导。

  丁霞说,教师们凭着一份爱心和责任心坚持至今。新学期,该校的晚托班还将增加信息科技和“两跳一踢”活动,丰富孩子的课余生活。

  根据市教委先期对全市各公办小学的情况排摸,目前87%的上海公办小学中有看护服务:有的是学校与社区合作,学校提供地点负责管理,由社区志愿者负责看护,如愚园路第一小学;有的是学校党支部实施,利用城市学校少年宫资源开展看护,如长宁区幸福小学等。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