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科教卫>昨晚书展举办诗歌之夜 奈保尔称诗歌不需被拯救

昨晚书展举办诗歌之夜 奈保尔称诗歌不需被拯救

A-A+2014年8月16日09:23解放日报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14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诗歌之夜”在科学会堂举行

  ■本报实习生 吴越 记者 王潇 孔令君

  夜色起了,离7点半开场还久,梧桐树下南昌路科学会堂场内第一排的座椅上,张问渠安静地坐着。他今年10岁,母亲专门带他来。他说自己真心喜欢诗歌,喜欢古诗。他说最喜欢的就是朱熹,因为自己的名字就是由他的诗歌而来,说完当场朗读:“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是不是昨夜实质上第一句朗读的诗歌?就在他的旁边,同一排座椅上,中间地带的几张就是奈保尔、哈斯他们的。来自海外的诺贝尔奖得主、桂冠诗人,与来自中国的十岁稚童,能够这样坐在一起、一起读诗,这看起来真是诗歌最好的时代。

  然而,当奈保尔被问到“诗歌在现代社会的意义”时,他不答,他反问,“你说诗歌在今天的意义是什么?”现场大笑,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呼唤声,又似乎隐隐在表达着大家心底里的一些什么。会有多少人,想起了最近成为热点的那个诗歌新闻?

  至少,对爱诗歌的人来说,应当感谢有这样一个夏天的雨后晚上,纯粹地,读一读,听一听——

  昨夜,诗歌找到了我们。

  诗人白衣

  现场的诗人,无论中外,除了一头白发也恰好穿着浅白色西装的匈牙利作家艾斯特哈兹·彼得,几无一人着白衣。倒是主持人陈辰一身白。诗人当然未必非着白衣。只是,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那个诗歌盛行的时刻,哪怕再难磨灭,确实已成往事。然而每当诗歌朗诵声起,现场的一片安静;每当诗歌朗诵声落,现场的一片掌声;还有那一双双站立着也要听诗的脚,一张张托腮抿嘴眸子发亮认真听诗的脸,却又都在说明着,他们内心的飘扬。

  暮色渐浓。7点半,诗人们来了。

  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还在写诗的诗人们,是从哪里来的?

  王家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源自于内心的一股神秘冲动。”当时正在念初二的他憋着一股劲儿就对父亲说:我要写诗!而他得到的回应,便是父亲不置可否的大笑。

  施茂盛和徐芜城是1968年出生的。他们说,少年时代的记忆里,都少不了北岛、顾城、舒婷这些名字。朦胧诗派的感伤气息和少年愁形成了呼应,从这些分行的句子里,少年诗人开始寻找自己的声音。

  女诗人陈陌的诗缘从阅读《红楼梦》开始。读到黛玉葬花词的时候,陈陌感觉自己的情绪到了一个临界点,自然地产生了提笔仿写的念头,一天时间就写满了中学生练习簿的一整页纸,一首长长的拟古诗。

  在场诗人中最年轻的胡桑,则是从电波中感受到诗歌的魅力的。高中时期,他常在夜晚聆听电台里朗诵的诗歌,诗歌语法的独特震撼了他,从此,他将小镇上的各种事物和事件试着写入诗中,日记本开始被诗歌所占据。第一位读者,是坐在他前排的同班女生,那也是位小诗人,曾给他命题,也曾与他一起写同题诗。

  在座的诗人们年龄跨度很大,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在思想、观念形成的青春期与诗歌相遇。在上学、玩耍以外的时光里,诗歌成为他们最好的陪伴。

  诗歌,是王家新所说的“写尽一生命运的个人精神的领地”;是施茂盛所言的使他“比别人多了一副细看与谛听的眼睛、耳朵,多了一颗悲悯这个无常人世的心”的一门技艺;是对陈陌来说的“天地一沙鸥、灵魂出窍的艺术”;是胡桑所说的“自我教育的过程”。

  值得一提的是,现场的嘉宾里,“80后”的胡桑在高中时期就曾在一本诗歌选集中将“50后”欧阳江河被收录的几首诗作背得滚瓜烂熟,“还自己用随身听录下来每天重复听”。

  而在第一轮朗读中,艾斯特哈兹·彼得朗读的,是这样一段诗:“孤独……能够战胜孤独。”

  在随后的互动问答中,他进一步说:“作为作家,作为诗人,本身就是孤独的。就是这样。如果他不喜欢这种情况的话,那他就去踢足球好了。”

  现场大笑。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