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门,看到上门打扫房间的“阿姨”竟然是名90后的男大学生,你会感到惊讶吗?这名“90后”是金融专业的大学生,虽然是在妈妈的安排下硬着 头皮为家政公司回家的阿姨顶班,但之前从来没有干过家务的他依然坚持干了40多天。擦玻璃擦到手抽筋,有时会从下午一直忙到晚上10点多,连晚饭都顾不上 吃。这些努力没有白费,这名“暖男”的工作很快赢得了雇主纷纷“点赞”。

  用这名大学生的话说,在从事这份辛苦工作的同时,也看到了人情冷暖,感受到了“魔都”别样的魅力。

  “干这行之前不会做家务”

  “我是1993年出生的,你(指记者)是哪一年的?”

  “你猜呢?”

  “我估计你也就二十六七吧。”和杨飞(化名)初次见面,他给人的感觉是很会说话。这名90后北方小伙子身材不高,头发微卷,穿着皮夹克,头发虽 短但很潮,看上去颇有艺术家的气息,谈吐中也经常会蹦出余秋雨、王家卫这些文艺大咖的名字,很难想象他刚刚做了一个多月的家政保洁工作。

  春节前很多家政公司都出现了人手紧张的情况,因此会提前准备“囤人”。和很多大学生一样,杨飞想利用寒假的机会找份兼职工作,他母亲比他还热心,通过某生活类网站找到了一家家政公司,帮儿子报了名。

  对于妈妈给他找的这份兼职,杨飞多少有些措手不及。“也不知道她咋想的,哪有年轻人干这个的?”他笑着说:“其实我原来不会做家务的,大学寝室 就很乱。”而妈妈则安慰他说,这份工作很锻炼人,而且每天面对不同背景的家庭,也可以长长见识。“母命难违吧。”曾经在快餐店打过工、在银行门外发过宣传 单的杨飞就这样开始了一次全新的体验。

  擦玻璃擦到手抽筋

  “刚开始做的时候心里真的挺紧张的,老是怕做不好,所以我就做得比较慢,但是一定要做好。”根据公司的安排,杨飞平均每天大概做两单活,服务的人家都是随机指派的,住在长宁的他常常早上6点就起床,横穿整个市区到浦东的雇主家去工作。

  “我在学校的时候每天不洗头是不出门的,胡子也要刮干净。”而打工的时候,杨飞不要说洗头了,有时连洗脸都来不及,就这样穿着一双已经裂口的运动鞋,穿着牛仔裤,提着工作桶来回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

  那段时间杨飞做得最多的就是擦玻璃。“临近春节,很多人家开始大扫除,几乎家家都要擦玻璃。”在家几乎从来没擦过窗子的杨飞每天就这么不断地倒 水、绞毛巾、擦窗,有时还得在11层楼进行“高空作业”。杨飞伸出双手,他的左手大拇指和两手的虎口已磨出了厚厚的茧子。“这个就是我每天绞毛巾绞出来 的。”

  “擦窗的时候我特别仔细,精神高度集中,擦桌擦地的时候有时还能哼个歌放松一下,擦玻璃时真的一点都不敢分心。”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杨飞常常牺 牲自己的时间,明明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他主动“加班”干上5到6个小时。高楼一开窗就很冷,擦玻璃的右手还稍微好一点,抓住固定物的左手就苦了。“擦完 玻璃,左手都抽筋了,手指缩在一起像鸡爪一样。”

  比擦窗更累的是“开荒”,这是家政行业的术语,意思是给刚装修完的房子做保洁,清洁地板,把留在墙上的漆、胶等小心清洗掉。“开荒”劳动强度大,当天完成,做完为止,没有时间规定。

  杨飞曾经有一次从下午4点一直“开荒”到晚上10点多,连晚饭都顾不上吃。碰到这类长时间的工作,最痛苦的还不是吃饭,而是上厕所问题,因为有 些挑剔的雇主是不允许家政人员用自己家的厕所的。“有个同事曾经上大号上到一半被雇主叫出来的。”好在杨飞还没有遭到过如此的刁难。

  尽管如此,在看到儿子那么辛苦以后,给他找这份工作的杨妈妈倒是心疼了,不过杨飞还是坚持了下来,连干了40多天,直到这两天因为家里有事才离职。

  能吃苦受高管夫妇青睐

  工作时间长了,杨飞慢慢摸索出了经验,他工作认真,态度谦卑,加上相貌谈吐不俗,受到很多雇主的欢迎,成为“家政暖男”。

  “我能听懂的第一句上海话就是‘卖相老好额嘛’。”这是很多雇主,特别是老年人第一眼看到杨飞时夸奖他的话,听得多自然也会讲了。当然,更多的雇主打开门看到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小伙子都会一脸惊讶,觉得他可能不太靠谱,不过这时,杨飞高学历的优势就会显现出来。

  “一次在一位阿姨家里,我看到她在炒股票,我学的是金融,自己也炒股,就跟她聊了两句,并建议她关注迪士尼板块。”居然能与一名家政人员找到共 同话题,阿姨自然高兴不已,边工作边聊,越来越投缘,在听到杨飞有皮肤方面的困扰时,这位阿姨还主动建议他去某三甲医院,并且给他画了一张详细的路线图, 地铁几号线乘到哪站,下来以后哪条路转弯……

  更有一对高管夫妇当场对杨飞表示出“器重”,两人都给他发了名片。“那个男主人是一家公司的董事,他觉得我能吃苦,说以后找工作有需要可以找他。”杨飞说:“临走时他还特意关照我,以后不要做靠力气吃饭的活,比我力气大的多的是。”

  从事家政工作的这40多天,使杨飞感触颇深,“以前就是来上海玩玩,看看朋友,从来没感受到过那么大的压力”。

  压力之下,杨飞却也感受到了“魔都”别样的魅力。“我对这座城市有了新的认识,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人,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意识到这座城市真的有很多机会,的确是‘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