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告急!收入低、强度大 儿童医生缺口惊人! “儿医荒”究竟怎么破?]儿童作为易感人群,各地儿科门诊更是人满为患,北京、河北、陕西、浙江、天津等多地儿童医院门诊病人数量突破历史新高。为此,国家卫计委专门下文,提出元旦春节“两节”期间,儿科门急诊不得出现停诊和拒诊情况。但是,江苏连云港、天津、上海却接连有医院宣布儿科停诊。根据2016年数据统计,我国儿科医生数量2016年的缺口为86042名。而医生的紧缺状况在三甲医院更为严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儿科大厅,每天儿科就诊量达到了八九百人次,而急诊的医生总共只有七位。北京儿童医院更是天天都上演着春运式的拥挤,在最高峰时期,门急诊量曾达到14000多人次,不到二十名医生,承担了每天平均近千人次的急诊量。在我国以药养医的体制下,用药也少,耗材基本没有,儿科成了收入最低的科室之一,也造成了儿科日益沦落为医院的“边缘科室”。2017年4月8日,北京市开始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彻底打破了原有以药养医的路径依赖。破除以药养医是好事,但是对于儿科建设的后续投入没跟上,反而让他们的处境更为艰难。中华医师协会儿科分会一项从2014年开始的调查发现,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而收入只占成人科医生的76%。因为诊疗价格不合理,儿科收入低;加上风险高,压力大,儿科医生的岗位越来越缺乏吸引力。医生荒怎么破?只有从眼下就做起,具体去解决儿科医生待遇低等现实问题,才有可能打赢这样的硬仗,才有可能挽回儿科诊室后继无人的颓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