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发明标注机器人来解放自己”

  每天早上9时,吴潘威准时到公司。一旦进入工作角色,每个人都是紧张而严肃的,相互之间很少交流,若遇到紧急项目,他们还需要加班加点完成。

  短短两年间,从小小的鼠标一端,吴潘威便感受到了另一端世界前沿科技进步的速度,“以前无人驾驶汽车框出基本轮廓就可以了,现在不只是从2D平面进化到3D立体,还要标注车头的方向。”

  在梦动科技,“大数据,让一切变得更智慧”等标语随处可见。医疗、金融等人工智能近年来踏进的领域,都在日新月异地改变,而起点就在小镇年轻人的手指尖。百鸟河数字小镇聚集了大数据、教育文化、健康养老、文化旅游等众多公司,是当地着力发展大数据产业所建的新型园区。一幢幢彩色尖顶的欧式小楼,令小镇充满异域风情。

  实际上,数据标注本身也是一个要用人工智能来改造的行业,标注工具也正在迭代升级。比如,人脸识别最早均由人工标注关键点,但眼下吴潘威接到的项目里,机器已经打好点,标注员要做的只是最后的校正。

  在杜霖看来,其实不必把数据标注看得过于神秘,“说到底人工智能数据标注只是商业外包行业一个非常细的分类,几十年前这种数据外包业务就已存在,比如替银行处理电子表格的公司,但因为人工智能,数据标注才变成了一个独立的行业”。

  在数据标注领域,更大的潜在威胁可能并非同行竞争,而是来自机器——当算法足够先进时,少量的数据就能达到效果,到那时,还需要这么多的数据标注员吗?

  “也许有一天人工智能会全面取代人类,但数据标注员一定是最后被取代的那批人。”杜霖对此保持乐观态度,“最高明的算法也需要基础的数据学习,而数据标注员,一定是坚持到最后一班岗才把数据交付给机器模型的。”

  梦动科技人工智能服务部助理总监龚芳芳也说:“想象把人工智能当作婴儿,而我们可以把他训练成天才。”

  人们似乎乐意见到“机器天才”与人类的竞争。根据百度搜索指数,公众对人工智能的关注从2016年起呈显著上升趋势,当年3月的围棋人机大战——AlphaGo击败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第一次将人工智能带入大众视野。

  人工智能是否会替代人类?

  对吴潘威来说,这并不是个沉重的话题。“标注员之间还常常开玩笑,不如我们自己发明一个标注机器人来解放我们自己。”他笑着说,“毕竟,人都是懒惰的。”

  而在通往未来无限可能性的路上,数据标注员们最大的挑战依旧是克服乏味与寂寞。

  一名年轻的标注员说,以前他与一位小伙伴会在一起比,谁今天画的框多,“他框了300个我框了400个,第二天他就不跟我说话,一直框。但是现在,他走了,我才觉得这个工作真是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