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公办幼儿园师资捉襟见肘,社会化托育机构高薪挖人——增设托班,学前师资缺口怎么填

新教师张宇成了孩子们喜欢的“爸爸老师”,经过几个月的锻炼,他已经可以熟练地给孩子们喂饭。本报记者张鹏摄  新教师张宇成了孩子们喜欢的“爸爸老师”,经过几个月的锻炼,他已经可以熟练地给孩子们喂饭。本报记者张鹏摄

  今年,沪上不少公办幼儿园首开托班,招收2-3岁的孩子入园。随着本市托育资源的扩容,一部分家庭得以缓解“燃眉之急”。但把那些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宝贝们送到陌生的托育机构,家长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老师管得过来吗?师资质量有保障吗?

  孩子年龄越小,越需要呵护,这些“最柔软的人群”对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也有更高要求。近日,记者走访不少幼儿园和托育机构后发现,由于学前师资缺口较大,体制内幼儿园的师资捉襟见肘,而社会机构举办的托育点和社区托育点,“高薪”从体制内幼儿园“挖”人,育婴师、保育员等师资的争夺,日趋白热化。

  为弥合师资供需之间的  “剪刀差”,上海提出,力争到2020年,每年学前教育专业招生人数达3000人以上。在上海开放大学,今年4月迄今,已培训1014名托育从业人员。尽管如此,师资仍然是沪上幼儿园和托育机构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首个托班开出来了,幼儿园园长“诚惶诚恐”

  “托班教师要分别具有高级育婴师资格证和教师资格证,而幼儿园里现有的具备托班经验的老师少之又少。”普陀区童星幼儿园今年开出了首个托班,园长吴丹特地把幼儿园小班教研组长调配到托班做班主任。

  而在管弄新村幼儿园,首届托班小朋友刚刚度过了开学头几个月的适应期,逐渐喜欢上了幼儿园。可园长谢辰卿仍有些“诚惶诚恐”,整个暑假,她都在研究托班的师资配备。按照规定,接收23名孩子的托班,只需配备“两教一保”。可考虑到孩子的体验,这所幼儿园今年特地多配了一位教师,三位教师既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可以优势互补。

  要提升幼儿入托入园的体验,师资配备来不得半点含糊。对于托育机构创办者和管理者而言,眼下最愁的,莫过于如何为托班配备胜任且足量的育婴师和保育员。“年轻教师没经验,年长的教师有经验、但体力不足。”延长路东部幼儿园园长林丽感慨,想要建设一支数量充沛、经验丰富且婴幼儿喜欢的托育师资队伍并不容易。

  在这所幼儿园,今年托班的新教师张宇成了孩子们喜欢的  “爸爸老师”。幼儿园男教师绝对属于“稀缺”资源,他们让孩子更有安全感,而且男性本身的豁达、阳刚也有利于幼儿的发展。但男教师心粗、动作幅度大,照看那些“柔软的”托班宝宝挑战不小。经过几个月磨练,张宇已可以熟练地给孩子换尿布、喂饭、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