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专家:小烟小酒也伤身,但吸烟喝酒群体可能更不容易患抑郁症

  吸烟喝酒对大脑究竟有什么影响?

  近日,复旦大学类脑智能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冯建峰教授领衔来自英国华威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研究人员组成的国际合作团队,揭示了吸烟与饮酒具有不同的神经环路机制,并对人脑作用呈相反的异常模式。

  冯建峰表示,他们研究发现,少量的吸烟、饮酒也会表现出脑连接的异常,进而影响人脑的认知等功能。这再次提醒公众,传统认识的“小烟小酒不伤身”的观点可能导致错误的健康习惯。

  他还称,抑郁症患者的脑连接正好与吸烟饮酒呈相反的异常模式,由此他们猜测,吸烟与饮酒群体可能更不容易患抑郁症或者一定程度的吸烟与饮酒有可能缓解抑郁症症状。

  吸烟组脑功能连接减弱,饮酒组脑功能连接增强

  1月8日,冯建峰团队成果以《吸烟脑连接减弱与饮酒脑连接增强》(“Decreased brain connectivity in smoking contrasts with increased connectivity in drinking”)为题,在线发表在生物医学领域权威期刊eLife上。同时,该论文被遴选为eLife digest特别报道。这一发现为揭示尼古丁与酒精对大脑的作用机制奠定了理论基础,对烟酒成瘾这一全球公共健康问题以及发展针对烟酒成瘾的特异性治疗方法具有重要意义。

  冯建峰团队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吸烟人群的脑功能连接呈现整体减弱的趋势,主要涉及外侧眶额皮层、额下回以及楔前叶等脑区;而饮酒人群的脑功能连接呈现整体增强的趋势,主要涉及内侧眶额皮层、扣带回皮质等脑区。

  研究团队整合了美国人脑连接组计划(HCP)以及欧洲青少年数据(IMAGEN)两大脑影像数据库,基于静息态功能磁共振脑影像数据对近2000例被试进行脑网络建模分析,分别找到了与吸烟、饮酒密切相关的神经环路。

  研究发现,在长期吸烟的被试组,被试者脑区之间的同步性明显降低,异常的脑区主要集中在惩罚(非奖赏)功能相关的外侧眶额皮层;而在长期饮酒组,他们脑区之间的同步性却呈现明显升高,异常的脑区主要集中在奖赏功能相关的内侧眶额皮层。

  据该项研究工作的第一作者、复旦大学类脑智能研究院青年研究员程炜介绍,脑功能连接,也就是不同脑区间功能信号的同步性,可以简单理解为脑区间的协同性。人脑的各种功能都需要不同脑区之间的协同作用来完成。这种同步性异常的升高或降低都会影响人脑的功能。

  冯建峰表示,人脑的外侧眶额皮层主要涉及惩罚(非奖赏)等负面刺激,而内侧眶额皮层主要涉及奖赏等正面刺激。研究发现吸烟组对脑惩罚功能的敏感性降低,而饮酒组对脑奖赏功能的敏感性升高。无论是对惩罚失敏,还是对奖赏过于兴奋都会导致人对某种物质的依赖。这也解释了长期吸烟饮酒人群对尼古丁和酒精的依赖。研究还发现这些和吸烟、饮酒关联的脑连接,与吸烟量、饮酒量以及冲动性行为都显著相关。

  抑郁症患者的脑连接与吸烟饮酒呈相反的异常模式

  当下,吸烟、饮酒的人数比例在全球居高不下。世界卫生组织(WHO)官网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约11亿人吸烟,23亿人饮酒,其中重度饮酒人群占18.4%,重度抽烟人群占15.2%。

  “如此庞大的数据表明,吸烟饮酒正日益成为全球性的公共健康问题。如果能弄清楚酒精与尼古丁对人类大脑作用的成瘾机制,将为烟酒成瘾的治疗起到重要作用。”被问及为何会做此研究,程炜这样回答。

  此项研究历时两年,课题组联合来自牛津大学教授埃德蒙•罗尔斯(Edmund Rolls)、剑桥大学教授特雷弗•罗宾斯(Trevor W。 Robbins)以及伦敦国王学院教授冈特•舒曼(Gunter Schumann)等团队共同开展研究。此项课题也得到了国家自然基金、上海市市级重大专项等多个基金的资助。

  “值得警醒的是,通过数据驱动的方法,我们在研究中就能得出‘少量的吸烟、饮酒也会表现出脑连接的异常,进而影响人脑的认知等功能’的结论,这与前不久在柳叶刀上发表基于大规模的饮酒调查研究结果是非常一致的。”冯建峰表示,这也再一次提醒公众,传统认识的“小烟小酒不伤身”的观点可能导致错误的健康习惯。

  冯建峰继续说道,该发现还与他们之前同一区域上框额皮层上关于抑郁症的研究结果非常相关。抑郁症患者的脑连接正好与吸烟饮酒呈相反的异常模式,由此他们猜测,吸烟与饮酒群体可能更不容易患抑郁症或者一定程度的吸烟与饮酒有可能缓解抑郁症症状。不久前该课题组的另一项研究成果揭示,抑郁症患者对负面刺激敏感性增高,对正面刺激敏感性降低;而新的研究发现揭示,吸烟饮酒则截然相反,对正面刺激更加敏感,对负面刺激则迟钝一些。

  “未来,我们将会进一步通过实验和数据解释吸烟饮酒与抑郁症关系呈相反模式这一有趣的现象。”程炜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