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感恩之情传递育人的火种”

  上世纪60年代初,由于学习育才中学教改经验,于漪改革课堂教学在上海语文界已小有名气。当时,教育界把积极改革的几位青年女教师戏称为“四大名旦”。谈及这段趣事,年近九旬的于漪哈哈大笑,思绪一下子被拉回了60年前的那段时光。

  于漪的中小学时代,正值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方兴未艾的20世纪三四十年代。幸运的是,于漪遇到了一批名师,如国学大师黄侃的弟子赵继武,数学老师毛振璿等。这些学富五车的好老师,把知识的种子种在学生心坎里。

  于漪的初中语文教师是一位年轻的大学生,打扮很时髦。“身着绸子长衫、西装裤脚露在外面,戴着金丝边儿的眼镜,活脱《早春二月》里的萧涧秋。”于漪说,“老师教课全身心投入,我们常受到心灵震撼,有些课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对教育的重视,都源于这些老师给我种下的种子。”

  于漪走上讲台之后,用感恩之情传递育人的火种。她把每堂课当做一件艺术品来对待。当初为了纠正自己的口语,她把课上要讲的话全部写出来,修改成规范的书面语言,再通过记忆、内化,变成课堂上的教学语言,为学生语言的准确、规范、生动做榜样。

  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为了上一堂质量上乘、学生深受益处的语文课,于漪格物致知地探索。有位青年教师从1976年开始,连续听了于漪3000节语文课。她的感受是,于漪老师教课,几乎没有重复。即便是同样一篇课文,面对不同学生,也能讲教新的效果来。

  一名学生回忆说,在教《卖油翁》时,于漪准备了一枚铜钱,当讲到卖油翁“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时,她出示了这枚铜钱。学生们都没见过铜钱,无法形象直观地体会到往铜钱孔沥油有多难。而于漪的这一小举动,立刻引起了学生的注意和思考。学生边看边做动作,学得专注,学得快乐。

  于漪带教过杨浦中学77届的两个年级组,在那个轻视教育、轻视知识、轻视人才的年代,于漪冒着风险抓文化学习,稳定教学秩序。1977年恢复高考,其中两个“快班”全部考上了大学,单是被复旦大学录取的就有9人。

  对所有学生,于漪都是满腔热情满腔爱,即使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或困难的学生,她都是不离不弃,关爱倍加。

  于漪班级曾有一位学生患有肺结核,每个月需要服用两瓶当时最有疗效的雷米丰,一瓶6元钱。学生家里拮据,于漪心疼学生,就用自己的工资给孩子买药吃。那时候,于漪每个月的工资也只有72元,上有老、下有小、不宽裕。她连一根油条都舍不得吃,自己的儿子直到28岁结婚,才第一次穿上了皮鞋。

  “双线改革并进,聚焦语文性质观的变革”

  于漪对于教育,有着热忱的追求。她总是说:“教师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现在,一个肩膀挑着国家的未来。”改革开放之初,面对着动荡岁月中百废待兴的校园,饱经风霜的于漪毅然担起重续与发展60年代初语文课堂教学改革的任务。

  前奏曲是1977年11月17日,上海电视里直播了一堂于漪执教的语文课《海燕》。于漪记得,《海燕》是自己选的,因为这首散文诗的主旨是:“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是的,遮不住的。”基础教育迎来了第二个春天,教师思想获得了解放,甩开膀子抓教学、抓质量。

  于漪虽然不是汉语言文学科班出身,但她反而觉得站在“语文外面看语文”,更能发现诸多问题。她从教文育人的高度出发,从两个方面探索改革双线并进,以求学生在学习语言文字的同时,形成良好的文化素养。

  “活跃”是听课教师最常用来评价于漪课堂的词语。在于漪看来,教师“一言堂”的课堂结构已经不适合时代的发展。课堂教学过程除了传递知识,也是学生培养听说读写能力、锻炼思维的时机。“课堂教学要从单一线性模式,转变为面向所有学生的网络辐射性模式。”于漪说,每个学生都是会发光的个体,教师教学设计应该立体、问题设计有层次,让每个学生都有成就感。

  一直以来,于漪始终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语文究竟是什么学科,语文课在学生学习过程中究竟有怎样的价值与意义?在教学过程中,老师们时常将基本知识和能力的传授与训练抓得很实,将培养学生热爱祖国语言文字、培养社会主义道德情操和爱国主义精神的作用当做软任务,很少考虑。因而,语文教学的实用功能一直处于主导地位。于漪认为,语文教学对学生的培养绝非单一功能,而是多维的、综合性的。

  上世纪90年代初,应试教育泛滥,语文学科被工具性所左右,于漪深入研究语文学科的性质和功能,撰文《改革弊端,弘扬人文——关于语文教育性质观的反思》,提出“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各民族的语言都不仅是一个符号体系,而且是该民族认识世界,阐述世界的意义体系和价值体系。即不但有工具属性,而且有人文属性。工具性和人文性是一个统一体的两个侧面。

  面对应试教育余波,上世纪她就提出并实践“对学科教学体现德育的探讨。”新世纪,她又提出语文学科教学要“德智融合”,即要充分挖掘学科内在的育人价值,将其与知识传授能力培养相融合,全方位育人,真正将立德树人落实到学科主渠道、课堂主阵地,加强教师的育德能力,这与现在强调的学科核心素养完全一致,获得全国的认可。

  2018年,上海师范大学一些学生曾做过这样一项统计:笔耕不辍的于漪至今已经发表过531篇文章,37部专著,还有100部合著及主编的作品。这诉诸文字的作品实际上就是她教育改革的心血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