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留沪外国科学家们如何过节?“科研联合国”有年味更有忙碌

来自加拿大的研究员杰睿(左)与科研管家在春节里照看实验室。本报记者许琦敏摄来自加拿大的研究员杰睿(左)与科研管家在春节里照看实验室。本报记者许琦敏摄

  春节假期,来自韩国的研究员赵政男每天都在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的植物房,照看课题组种植的模式植物拟南芥。“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学生们都回家乡过年了,这些植物就交给我来照顾。”

  37岁的赵政男在英国剑桥大学完成博士后工作后,选择上海作为他科研生涯的起点。而在中国科学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这两年陆续迎来来自希腊、加拿大、韩国的三位外籍科学家进驻。他们同时隶属于中国科学院-英国约翰·英纳斯中心植物和微生物科学联合研究中心。选择在上海发展科研生涯的外籍科学家正越来越多。

  据市科委(市外国专家局)统计,自2016年11月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在沪试点实施至2018年底,本市共为外国高端人才(A类)办理来华工作许可证超过1.8万份,占外国人总体来沪工作许可发证数量超过18%。这一数量在全国稳居第一,并呈明显上升趋势。“上海很适合外国人生活”“在上海做科研与世界其他地方没有差距”,这些是他们的共同感受,而春节则为他们了解中国、融入上海,打开了一扇窗。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海速度”都令人惊叹

  照料好研究用的各种植物,赵政男急着赶回办公室写项目申请书。“在这里,我愁的不是经费,而是没有更多优秀的科研点子。”赵政男从事的是植物基因组中转座子的研究,在比较了英国、韩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之后,他决定来上海建立自己的独立实验室,“这里有一流的实验设施,有很多优秀的同行,我的孩子也可以进一流的国际学校。”

  赵政男现在租住在古北地区,超市里可以方便地买到韩国食物,周围也有不少韩国餐厅,甚至小区里都能经常碰到韩国人。“来上海感觉生活非常方便。”他有些惊叹地说,到银行开户,五分钟搞定;叫个外卖,十来分钟到手;各类电商平台的物流速度飞快。而各项科研保障,速度也是惊人的:通常,实验室从启动到正常运转需要半年左右,可他的实验室只花了三个月——去年9月启动,如今已正常运转一个月了。

  加拿大学者杰睿与赵政男身有同感:“我发现上海人工作太勤奋了,连周末和节日都在工作。”身为中国女婿,杰睿和妻子与岳父母住在一起,他的晚饭必定是回家吃的。“好在很多工作可以通过手机、电脑在家完成。”他表示,做科研会有很大压力,但平衡好工作和生活,可以让自己和团队获得更多灵感、更多动力。

  杰睿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世界地图和一幅中国地图,他用白色圆形小纸片写上每位组内成员的姓名,贴在他们家乡的地标上——三个山东、一个江苏、一个江西,一个河南,还有一位印度博士后,“我希望他们感觉实验室就像一个大家庭。”

  杰睿的实验室“邻居”是来自希腊的埃维他。他的实验室科研推进速度很快,“开张”不过一年多,很快就会有一篇重要论文发表。接下来,他还想将这一成果推向新药研发,有大量工作等着他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