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六年前,53岁的王牌飞行员钱进来到中国商飞转行当了一名试飞员 为圆大飞机梦,他选择“怎么危险怎么飞”

图为钱进(右一)与其试飞机组团队成员。(中国商飞供图)图为钱进(右一)与其试飞机组团队成员。(中国商飞供图)

  2017年5月5日,我国自主研制的C919大型客机101架机首飞获得圆满成功。两年后的“五一”国际劳动节,钱进依然忙碌。

  “C919飞机首飞成功标志着项目完成了全面试制阶段,全面进入试飞和适航取证阶段。但我的工作重心始终未变,那就是带领这支优秀的试飞队伍开展后续工作。”钱进告诉记者,C919研制批将投入6架试验机开展试飞任务,未来还将接受各种复杂气象条件的严酷考验和系列高风险试飞科目的挑战;ARJ21-700新支线飞机生产交付试飞、设计优化试飞、专项试飞等试飞任务高效开展;CR929远程宽体客机开展中俄联合办公和试飞顶层规划,进入实质性研究阶段。对标国际同行,中国民机试飞将再接再厉。

  53岁,功勋飞行员转型试飞员

  2013年,钱进从北京来到上海,进入中国商飞试飞中心。这一年,他已53岁。

  很多人并不理解他的抉择——他的人生已经慢慢进入了“舒适区”:生活越来越平稳,工作越来越熟练,职务越来越高,收入越来越多。当然,年龄也越来越大。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人生是最值得羡慕的,只需要再干上几年,就能光荣退休,然后潇洒地享受人生。

  但钱进却听到了内心另一个声音:“作为一名飞行员,飞了十几种机型,却没有一种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这无疑是一大遗憾。让中国的大飞机翱翔蓝天是国家的意志、民族的梦想,作为航空战线的一员,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责任为这个梦想去努力。”

  钱进飞过波音747、777等10种机型,累计安全飞行时间超过2.2万小时。但是飞行员和试飞员,一字之差却大相径庭。业内有句话:与其说飞机是“造”出来的,不如说是“飞”(试飞)出来的。因此试飞员在试飞检测期间承担着极其重要的任务,为了确保飞机安全,他们将在各种极限环境下测试飞机的各种性能。

  “普通飞行员是怎么安全怎么飞,而试飞员却是怎么危险怎么飞。”钱进介绍,因为试飞员需要通过触碰参数的上下限去获得飞机安全飞行的临界值,即飞机的各项性能参数临界值。这些参数是国外成熟民用飞机制造商的核心机密,因此,C919飞机若想打破国外垄断,就要靠自己的试飞员“玩命”试出来。并且,如果一次试验不理想,“玩命”就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