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随着国内教育质量提升、海外留学经历逐渐普遍化,“海归”身份似乎不再处于招聘链顶端 年收入不到10万也不后悔,能力有提升就值得

数据来源:光华剑桥、星河湾双语学校、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世界外国语中学等学校官网;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上海大学毕业生就业报告以及国家统计局、BOSS直聘研究院。制图:王晨数据来源:光华剑桥、星河湾双语学校、华师大二附中、复旦附中、交大附中、世界外国语中学等学校官网;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理工大学、上海大学毕业生就业报告以及国家统计局、BOSS直聘研究院。制图:王晨

  ■本报见习记者 巩持平 胡幸阳

  留学“烧钱”,回国就业年薪不足10万元?最近,随着毕业季临近,一份某在线教育平台发布的《2019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微博等社交网络平台上引起热议。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已达585.71万人,有365.14万人选择在完成学业后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4.46%。其中,2018年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51.94万人,这一数量为近十年之最。

  2019年,我国高校毕业生数量预计再创新高,达834万人。随着国内教育质量不断提升,海外留学经历逐渐普遍化,“海归”身份似乎不再处于招聘链的顶端。4月底,这份走红网络的调查报告指出,近三成“海归”年薪低于10万元,与期望薪资存在落差。同时,约三成认为工作完全未达预期。

  本想出国“镀金”,结果“未达预期”,这到底是真是假?记者通过调查海归人才高度集聚的沪上就业市场发现,海归的“就业光环”确实有所消褪,收入不及同龄本土毕业生的情况也不是个别现象,但这并不意味着“海归”丧失了职业竞争力。

  毕业时间错位、没有实习经历

  “跟不上趟”成求职短板

  拿到学位回国,已错过秋招;等到春招,岗位所剩无几;“零实习”也成绕不开的问题……“海归”回国求职看似有不少“劣势”。

  赴英留学一年,再回来找工作,从一开始,马鑫就落后了。2018年11月中旬,拿到硕士学位回国,她已错过秋招大潮。等到春招,岗位所剩无几,学传媒的她不得不拓宽选择领域,营销、销售等岗位也都试过,投过70多份简历,参加十几场面试,只应聘成功2个。半年过去,马鑫无奈选择留学中介提供的工作机会。

  受毕业时间限制,求职这场战役中,“海归”只能“孤军奋战”。“本科时期的同学要么还在读研,要么已经工作。”马鑫说。更实际的是,这份“孤独”背后是信息缺乏——没有辅导员推荐招聘信息,没法参加用人单位的校招宣讲会,也没法和周围人交流面试经验,马鑫好似被困于围城,在企业官网和招聘网站海投简历成了唯一出路,“可各路推荐的竞聘者已够企业筛选,我投的简历不一定能被看到。”

  “入口”窄,想要进去的人却不少。2017年6月,盛和在英国拿到金融硕士后回国,应聘面试时发现,岗位候选人中差不多一半有海外留学经历。《报告》也表明,51%的“海归”主修专业为商科,互联网、金融、咨询等高薪领域成为就业热门选择,择业领域的集中进一步加大了就业难度。

  岗位供不应求,可“海归”素质不一定完全对口。“零实习”这块“短板”成了盛和求职过程中绕不开的问题,“金融行业看重工作经验,但大学时忙于做留学准备没时间,国外找实习又很难。”语言障碍,政策限制,且学制短、学业重,众多因素使得“海归”很难像本土高校学生一样,边读书边实习。

  另外,国内发展日新月异,营销新思路、传播新玩法层出不穷,这常令“海归”觉得“跟不上趟”。比如,在面试中第一次被问到“企业应该如何运营短视频APP”时,马鑫一头雾水,“出国前火热的不是微信、微博吗?抖音、快手崛起速度这么快?”行业形势变了,发展方向改了,经济政策不一样了,回国后,很多“海归”得从头学习,重新适应。

  企业对本土毕业生的偏爱,张毅深有感触。他即将从澳大利亚名校本科毕业,主修计算机科学专业,本以为可以轻松进入心仪的互联网公司,没想到,去年秋招,只有一家小公司给了面试机会。“群面环节,面试官明显对就读于本地大学的人更感兴趣。我后来问到,他们甚至只是普通一本毕业的学生。”没办法,张毅只能选择继续赴澳读研。

  错位的不只是工作能力,文化观念也可能和国内环境发生冲撞,对“海归”这一身份,“不接地气”是不少用人单位所担忧的。林锦在一家港资民营企业从事人事工作,她认为,需要接洽政府机关的岗位,或是得和当地人打交道的工作,本土高校的毕业生更具优势。“即便面对的是公司内部的行政部门,‘海归’沟通时总不太顺畅,可能是他们对这方面事务了解和接触较少,没形成习惯,也不懂方法。”

  自我评价过高,是用人单位招聘时避开“海归”的另一原因:这一方面意味着更高的薪资要求。根据林锦的经验,“海归”对薪资的预期平均比国内高校毕业生高出10%到20%,这让不少亟需降低用人成本的中小企业“望而生畏”;还有就是更短的供职时间,非行业龙头企业往往担心,教育背景更好的“海归”会以当下岗位为跳板,暂时就职是他们积累工作经验以谋求更好职位的手段。

  陈羽服务于一家外企,负责人事招聘,他发现,有的“海归”容易产生被大材小用的想法。“去年8月进了一名‘海归’,美国名校硕士毕业,在海外有不到一年的工作经历,面试表现很好,但入职第五个月转正汇报时,就感觉他心态很浮躁。”不能踏实于本职工作,无法安心于基层工作,类似现象屡见不鲜。其实,陈羽认为,相较于教育背景,肯付出努力才是职业上升的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