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七件上海作品入围群星奖,群文创作欣欣向荣,数量质量逐年提升 生活中汲养分,演出中磨精品

参加展演的入围作品音乐剧小品《看见自己》。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参加展演的入围作品音乐剧小品《看见自己》。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本报记者 张熠

  作为十二艺节的重要板块之一,第十八届群星奖进入冲刺阶段。这个周末,上海的入围作品加紧打磨练兵,将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四个艺术门类的7个剧目组合成一台演出,连续两晚在市群艺馆星舞台进行惠民展演。“面向一千位观众,以演代练,寻找不足,力争在决赛时呈现最好的状态。”这是主创们共同的心声。

  今年,上海共有7件作品入围,是群星奖评奖改革以后,入围作品数量最多的一届。“上海的群文创作质量明显提高,且无一不是扎根生活、贴近生活,反映百姓关注热点、焦点的力作。”市群艺馆创作部主任王晓宁点评,“这是上海群文创作机制创新以来所交上的一份答卷。”

  从上海市群文新人新作展评展演的层层选拔,到群文创作基地的引领示范,再到市民文化节搭建的展示舞台,上海群文创作形成了“创新品、勤打磨、出精品”的良性循环。不论是入围群星奖的小品《价值》《看见自己》,还是民乐重奏《和·鸣》、情景小合唱《种子》,“上海出品”交出的亮眼成绩单,都在表明,从身边人、身边事所汲取的创作力量,将永远是舞台上的“群星”。

参加展演的入围作品民乐重奏《和·鸣》。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参加展演的入围作品民乐重奏《和·鸣》。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展评展演促群文创作

  随着第十八届群星奖的到来,上海近三年来的群文创作精品登上舞台,接受全国观众的检验。与此同时,为了给三年后下一届群星奖储备“选手”,新一轮群文创作也已在上海16个区全面展开。对标群星奖这一群众文艺领域政府最高奖,上海群文创作欣欣向荣,原创作品数量及质量逐年提升。

  一年一次的上海市群文新人新作展评展演被视为群星奖的预选赛。只有在展演中获得优秀奖,才算拿到群星奖上海地区选拔的入场券。2017年,167件原创作品参与角逐,共举行11场展评展演。2018年,原创数量提升至182件,12场演出在两周时间内轮番登场。戏剧评论家、戏剧类评委刘彦君一度惊叹于上海的原创新作之多。而这一切得益于体系化的群文创作机制。对接市级展评展演,各区设立了区级新人新作选拔机制,而街道又对接区级舞台进行选拔,全市200多个社区文化活动中心都被纳入创作体系。“层层对接、层层选拔,督促各创作主体年年出新品,上一届群星奖还没落幕,新的创作就开始了,上海的群文创作呈现出常态化的特点。”王晓宁说。

  在踏上全国性的舞台之前,这次入围群星奖的7件作品全部经历了区级舞台、市级舞台的历练。一直以来,上海少有器乐类作品登上群星奖舞台,此番由长宁文化艺术中心创作的民乐重奏《和·鸣》打破了这个“惯例”。说起来,这部作品创作源自一次巧遇。“长宁区有户家庭收藏了各式各样的各国民族乐器,敲开门,看见他们一家四口吹拉弹唱,俨然一个小乐队。”受此启发,作曲孙彬彬创作了《和·鸣》,其中汇集了古琴、笛吉里度管、手碟、口弦、竹笛、大鼓、沙克等中外乐器,通过不同国度的多元文化交融碰撞,奏出和谐动听的旋律。

  2017年底,浦东说书《养猪阿太》从“大地芳菲·浦东新区群众文艺创作节目汇演”中脱颖而出;次年5月,继续参与市群文新人新作展评展演,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进入群星奖决赛。主创人员表示,现有的群文创作机制,有目标、有渠道,激励他们写出好故事,回馈上海观众。

  在市级群文新人新作展评展演结束后,相关方面还会组织召开各门类的创作座谈会,请评委与具有潜力的作品创作者面对面交流,为群文创作者“会诊”“开方”,帮助他们进一步打磨作品,推动群文作品完成从新品到优品再到精品的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