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停课风波”后退费仍遥遥无期 早教机构“跑路”谁来监管?

  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些家长对早教培训的投入不遗余力,肯花血本:会员卡一充就数万元,课程一买就七八十节乃至上百节。然而,随着机构数量增多,早教市场竞争越加激烈,各种弊端逐渐显露,家长的教育投资就有了隐患。

  今年本报夏令热线接连报道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关门事件。包括凯瑞宝贝、明翼舞蹈、缤课等,均出现了门店关停、家长投诉无门的现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这些教育培训机构究竟该怎么监管?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又该如何避免落入陷阱?

  退费仍然很困难

  本报夏令热线报道上海明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关店退费风波后,记者日前回访得知,部分门店还没关,但能延续多久,仍有变数。会员的退费要求,依然“难”字当头。

  此前,不少会员因退费难去明翼舞蹈总部讨说法,但得到的消息是,总部员工和一些分店老师已多月未领到工资。有关方介入后,明翼舞蹈接受会员书面退费申请,并让部分门店恢复营业,为学员们复课。

  记者走访发现,原明翼舞蹈总部已关门,内部被清空。门上告示显示,租赁合同已到期,还欠了几个月电费……此外,百联东郊店、中环百联店、世博源店、日月光店、塘桥店等门店依然运营。但记者拨打百联东郊店有关负责人张先生电话,无人接听,短信也没回复。明翼舞蹈法人代表苏先生称,尽管公司还在,一些门店“牌子”未变,但未来会变的。塘桥店工作人员表示,新店招已在制作中。

  善后处理中,苏先生曾书面承诺,称亿丰店会员可安置到三林店和世博店。不愿安置的,可选择退费,但“需视总部回款情况,有一定风险”。王女士等会员选择了退费,至今没拿到钱。选择复课的会员则关心,原来所购课程能否在不加价的情况下,继续上完。

  明翼的现象同样发生在其他教育机构身上,凯瑞宝贝等机构均表态会对关停门店的学员“负责”,但距离实际退费仍有一段距离。

  监管还需抓源头

  事实上,此类现象不仅仅发生在今年暑假。近年来,早教机构跑路事件频现,家长的预付款大多难以追回。

  有业内分析指出,早教机构经常违约,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预付费制度。目前的培训行业普遍采用预付费,消费者接受培训前购买充值卡、会员或预付全款,但我国预付式消费整体监管有限,培训机构常以破产、转让为借口一走了之,多数消费者事后“维权无果”或“自认倒霉”。

  “教育培训有个过程,如果一次性缴费,当中的时间差代表着巨大的不当得利空间。”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应建立严格的保证金制度,要求培训机构必须先存入第三方机构一笔资金作信用担保,万一倒闭或“跑路”,可弥补相关利益受损方。他还建议,要解决培训机构“跑路”问题,必须彻底厘清监管责任。

  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重点规范过程监管。针对培训机构退费难及跑路现象,教育部基础司副司长马嘉宾指出,《实施意见》“鼓励建立第三方账户监管机制,通过综合施策,降低学生和家长的消费风险。”

  家长不妨多留心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教育培训行业鱼龙混杂,家长也要多留心,应选择有正规办学资质的机构报名,尽量避免跨年付费。“很多早教机构深谙各种‘套路’,用各种活动来吸引家长多报几年。打折、砸金蛋、续费大礼包是常见手段。虽然听起来很划算,但第二年学费经常会上涨,到时候为了留住老生,商家会再搞促销活动。总之,一次性付出两年甚至三年学费,其实是加大了自己的风险。”

  此外,专家提醒,付费后一定要签合同,并索取发票。有些家长如果不签合同就付款,一旦出现纠纷,就缺失证据,无法退款。一般在合同上都是合同章,只有发票上才会出现真正的公司名。比如,在合同上都是“XX宝贝中心”,而发票上通常显示“某某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有助于家长更了解这家公司的真实身份。

  新民晚报记者 杨硕 罗水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