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城事>各地>正文

学者呼吁恢复上海先贤路名 有助弘扬城市精神

来源:东方早报2012年6月27日【评论0条】字号:T|T

  宁国北路1985年恢复黄兴路路名 纪念先贤有助弘扬城市精神

  早报记者 俞凯 

  在上海这座道路纵横交错的大都市,有数不清的马路是以人名来命名的,反映了后人对曾经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名人先贤的敬仰和纪念,已成为上海城市记忆的一部分。但是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人名命名的道路又是更名最频繁的。

  上海市民了解比较多的是,繁华高雅的淮海中路前身是霞飞路,而曾经在上海存在过很长时间的洋人路名,如今更是难觅踪迹。

  在昨天举办的首届“上海先贤与城市记忆”高层论坛上,著名社会学家邓伟志认为,现在虽然不断有“最美的教师”、“最美的司机”涌现出来,但是从总体上说贤人似有减少的趋势。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市人文纪念研究所名誉所长熊月之教授在发表演讲时表示,纪念先贤也是开展历史研究、恢复城市记忆的一部分,现今的上海应该拓宽先贤纪念的范围,强化先贤纪念的意义,让一些曾经被改变的人名地名、路名恢复过来,使其成为弘扬“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上海城市精神的具体行动。

  纪念先贤的一种方式

  何为先贤?熊月之表示,先贤指已故的有才德之人,先贤纪念与名人研究不同。名人研究是研究一切名人,包括明君与昏君、忠臣与奸臣、好人与坏人,先贤纪念的对象是名人中的贤者。先贤纪念并非中国独有,全世界各民族几乎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翻开欧美地图,以亚历山大、路德维希、哥伦比亚、华盛顿、林肯等命名的地名、路名比比皆是。

  长期以来专注于上海地区名人研究的熊月之在演讲时说,从1843年至1949年,上海从一个普通县城变成拥有五百多万人口的城市,活跃在上海的各色才德之士如满天星斗,受到后人怀念、凭吊的先贤数不胜数。1949年以后,上海值得纪念的才德杰出人士、各行各业的劳动模范、舍己救人的英雄、技术革新能手、科学家、教育家、艺术家、大学者也是量多面广,其中还包括一大批活跃在上海的外国人,比如长期担任圣约翰大学校长的卜舫济,创办《申报》的英国人美查,创办沪江大学的美国人万应远、柏高德,创办仁济医院的雒魏林,创办中西女塾(今市三女中)的美国人海淑德,创办同济大学的德国人贝隆,都是上海应该纪念的先贤。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是外国人,也是上海人,他们是上海城市文化底蕴的一部分。

  近代中国政局多次发生变化,修改以人名命名的地名、路名,成为改变、涂抹历史记忆,改变先贤序列的常见手法。汪伪统治上海期间,为了去欧美化,将上海一些以欧美人命名的路名一律改掉,如文监师路改名塘沽路,克能海路改名康乐路,爱多亚路改名大上海路,哥伦比亚路改名番禺路,威妥玛路改名怀德路,林肯路改名天山路。

  黄兴路路名已恢复

  在熊月之看来,以前上海有黄兴路,解放后一度改为宁国北路,1985年又恢复了黄兴路之名。因此熊月之觉得,上海的很多道路也可以考虑重新恢复原来的以先贤命名的名称。他说,对先贤的纪念,并不是单纯地发思古之幽情,而是与当下的精神文明建设联系在一起,是与纪念主体的价值追求联系在一起的。

  与熊月之观点相似的还有著名社会学家、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邓伟志。他在昨天论坛上发表题为《见贤思齐则贤人辈出》的演讲时认为,贤人是社会“心齐、风正”的带头人,是公正、包容、诚信、责任的化身。

  在邓伟志看来,时代不同,人们心目中的贤人在变化。上海有敬奉贤人的优秀传统,奉贤区就是因敬奉先贤言子而得名的,今天的上海更应把求贤若渴、选贤举能的氛围营造得热火朝天,比如新开辟的马路应该尽可能地以“贤”字命名,修筑“贤才路”、“贤德路”、“贤达路”、“贤明路”、“贤良路”、“贤哲路”以及“让贤路”、“举贤路”等等,让“贤”字铭刻在人们心中。

  邓伟志觉得,现在虽然不断有“最美的教师”、 “最美的司机”涌现出来,但是从总体上说贤人似有减少的趋势。因此,必须从提高全民族的素质入手,迎接“贤人辈出”时代的到来。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