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日夜,大年初二子时,羊年的第一场冬雨笼罩申城。依旧沉浸在新年喜庆中的人们吃好团圆饭,或带着微醺或看罢电视,正进入甜甜的梦乡……

  突然,一道无声的疫情警报在申城上空悄然拉响:市区某大医院急诊的一位重病患被医学专家认定为“埃博拉疑似病患”,需紧急送往本市唯一指定医院——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病毒核酸检测、临床确诊。

  疫情就是军令,素有“养兵千日、用兵千日”之称的公卫中心,当即启动疫情应急机制——一场不眠之战火速展开,整整十个小时,精准、高效、敬业、忘我!

  大年初二夜的“紧急任务”

  是夜,11点20分,公卫中心应急办主任张建良接到市卫生计生委医政处来电:一例从西非塞拉利昂返沪的沪籍男性重病患三天前发烧39度,有头痛、腹泻,目前神志不清,在市内某大医院急诊,经专家组会诊,疑似埃博拉感染,需紧急送往公卫中心,做病毒核酸检测,进一步诊治。

  撂下电话,张建良立即按应急预案流程,启动应急响应机制。电话通知医务、护理、生物安全、信息等负责人,通知行政总值班,汇报公卫中心主任张志勇。

  作为公卫中心应急响应系统的信息主干——应急QQ群,11点32分,随着张建良的一声号令,群内应急办成员,睡着的、没睡着的,一概闻声而动,紧急各司其职,遣将派兵,亦或亲自赶往医院。张志勇随即也在中层干部QQ群发出集结号……

  一时间,纲举目张,从点、到线到面,整个公卫中心“星火燎原”。尽管大年初二、尽管夜半三更、尽管雨夜湿寒、尽管高速纵横70公里……

  公卫中心本部位于金山区,距上海市区70公里有余,医院大部分员工居住市区。平日员工上下班乘坐班车,路程来回4小时,往往起早摸黑,大家习以为常。迁建金山十年来,经历数次疫情,包括收治疑似病患,更多的是每年至少一次的大型演练……每次集结号一吹响,从临床医学专家到护士到后勤保障人员,动用最多的是自驾车、出租车,众心所向,为得是能尽早、再尽早地赶赴应急现场,人到岗、物到位,各司其职。这一晚也不例外。

  火速赶往医院的人员中不免有打不到车的、刚与家人团聚的。但这都不是问题,在“疫情就是军令”的公卫人面前,办法总比困难多!

  上海传染病专家卢洪洲教授在接到指令后就火速赶往医院,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他的司机为此也取消了次日合家外出旅游的计划;专家组成员钱志平主任12点10分接医务科电话后就奔出家门,好不容易打到一辆车,司机却因为雨大路远不愿接单,钱主任“赖”在车上,好话说尽,终于赢得师傅相助;信息科长陈翌本在市区分部值班,接令后,火速调同事接班,自己驾车带上另一名助手,雨夜兼程从虹口赶到金山,1点50分开启应急指挥中心。因为应急指挥中心是疫情信息化管理的“脑干”,也是院内外专家视频会诊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