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连续8个月参与拍牌而不中了。”行驶在车水马龙的延安高架上,李芳(化名)一脸无奈的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上海的临牌额度都用完了,现在只有打游击战,到处搞外地临牌先用起来,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拍到牌。”

  让李芳对沪牌志在必得的原因起始于一个关于上海将扩大外牌限行时间和区域的传言。“从4月10日起,在上海中心城快速路(高架道路),对外牌小客车实施工作日早、晚高峰各延长1小时禁行时间的限制措施,即每天7时-10时和16时-19时(双休日、国定假日除外),禁止外省市号牌小客车、空载出租车和实习期驾驶人驾驶的小客车在中心城快速路通行……”早在前几日,李芳就不断被微信朋友圈里的这一消息刷屏。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早在今年1月,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就曾公开表示,针对外牌车辆的新的限制方案已经制定完成,或将择日实施。在这一方案中,就有延长外牌车辆在高架上的限行时间。春节后,上海市交通委又放出消息称,对市区内常发性拥堵区域道路试行外牌限行等相关措施或将于今年二季度起陆续推出。由此“调动”了车主的拍牌热情。

  代拍费用飙升至2万元

  3月19日,离本月车牌拍卖日还有2天时间,有媒体报道称,目前参与拍牌的人数已经突破了12万人次,较上月同比大增近2万人。但与此同时,据上海国牌发布的信息显示,3月个人车牌投放额度仅为7406个,较2月份降低247个。由此可见,本月车牌中标率将进一步下降。

  “我上班的地方在市区,必须要走高架,如果拍不到牌,就意味着以后上下班麻烦了。”李芳说。而这种志在必得的心理也让原本以“最贵铁皮”而闻名的上海车牌又具备了一个新的属性——“最难铁皮”,由此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代人拍牌。据记者了解,在两年前,代拍牌的劳务费不过千余元,从去年开始,这一价格最高已经上涨至8000元左右,今年进一步飙升至最高2万元。

  “这个价格肯定是水涨船高的。”一位专门为客户提供代拍牌业务的人士小张(化名)告诉记者。“每个月我们的服务费都是不一样的,这个要根据当月参拍人数的多少,以及我们这边成本的多少来决定。”据其介绍,所谓成本取决于拍手的人数、质量和设备的多少,另外,代拍费也是有梯度档次的。以小张为例,最贵的为20000元、其次9800元,还有5000元的。“20000块我们的中标率可以达到85%,9800的就是50%左右,而5000元的可能就只有20%了。”小张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即便是高达20000元的服务费,前来寻求服务的人也并不少。“这档这个月我们的名额已经满了,现在开始接受下个月的预定,不过下个月的价格我们还没有核算出来。”小张表示,为保证中标率,他们必须将每个月的订单量控制在400个左右。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选择找人代拍,不划算。”李芳认为。按照2月7.66万元的牌照均价,加上2万元的服务费,那么一张沪牌的价格接近10万元。“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当时还不如直接买个二手车牌了。”李芳说到。8个月前,她刚买车时,二手沪牌的价格在10-12万元之间,新牌价格为7.5万元左右。为省钱,李芳选择了“碰碰运气”自己拍牌,没想到这一碰,8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在这期间,上海市交通委出台新规,从2014年11月1日起至2016年10月30日,将试行二手车牌统一纳入拍卖平台进行统一管理,不得擅自转让。而李芳的“退路”也就此被堵死,数据显示,2月的中标率仅为7.4%。而按照目前的参拍人数看,3月中标率的下降几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