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物价局、市交通运输局日前联合下发通知,从4月1日起,南京全市市域经营权出租车租赁承包费每月下调200元到800元不等,这也是南京出租车“份子钱”6年多来首次下调。这也让南京成为近年来全国首个下调出租车“份子钱”的城市。

  而几乎同时,长春市地方道路运输管理局传出消息有部分出租车企业下调了任务款。消息传出,不但的哥们高兴每个月可以多赚点钱了,市民也都表示欢迎,“份子钱降了,驾驶员不会为了赶着挣钱多拉快跑的,这样对于我们乘客来说,是不是就能更安全了?”有的市民则认为,更希望出租车行业在管理体制和机制上有所创新,提升服务质量,令乘客更满意。

  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南京、成都、济南等地曾陆续出现出租车罢运,专车一度成为众矢之的,甚至有“阴谋论”认为其对出租车司机的危害甚于“份子钱”。不过,舆论一边倒的态度和交通部表态的“力挺”,为专车赢得了发展的空间,也让出租车行业悄然改变。

  目前来看,专车的出现,至少已经倒逼出租车公司改变经营策略,无形中推动了出租车司机“减负”的实现。更重要的是,这也为政府对出租车行业改革提供了一个“软着陆”的解决方案。交通部也表示将参考民众意见,今年有望出台专车指导意见和出租车改革方案。

  在目前等待专车指导意见出台的过渡期间,南京率先“靴子落地”,下调出租车“份子钱”,虽然难言完美,但至少表明了政府对待民生问题积极的解决态度。评论认为,官方对于专车的鼓励,让出租车行业的改革最终得以平稳过渡,可称之为政府与民意良好互动的一个案例。这对于出租车行业来说,意味着专车撬动了行业改革,管理者开始重视这个行业的矛盾与问题,也让出租车司机获得更大空间。

  目前来看,以专车为重要标志的“交通共享经济”已经萌芽并蓬勃发展,做大蛋糕对于交通领域的每一个个体,尤其是出租车行业来说,利大于弊。可以预见,未来出租车公司还将与互联网出行平台进行更深的融合。(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