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虾,有鱼,快来买啊……”小年夜中午,虹联菜场的卖鱼老板在摊位前叫卖,十几个盛满了鱼虾的泡沫盒子整整齐齐摆放在台子上。一个短头发阿姨探头过来,熟门熟路地说:“来点虾,我中午吃馄饨,下午到我妈那里去了。”老板娘用网兜捞起一堆虾放进不锈钢盆子里,展示给阿姨看。

  一会又有一个戴帽子的大叔走近摊位。“你们明天不在啦?”

  “马上回家了。”

  “好,我到那边买好面条再过来。”

  等大叔过来,老板娘给他称了一条鲈鱼,大叔不放心地问道:“放到明天可以伐?”

  “你放到后天吃也没问题。”她利索地答道。

  人少的时候,老板娘用刷子洗刷盛鱼的泡沫盒子内部。然后,她又把同类的鱼归拢在一个盒子中,再继续洗刷腾出来的盒子。她是在为晚上收摊做准备,和许多摊位一样,这是卖鱼摊在春节前营业的最后一天。

  “孩子就要能吃苦耐劳”

  老板老刘和妻子老崔已经在位于虹口区东体育会路的虹联菜场卖了十年水产品。老刘每天清晨去铜川路或者昆山水产批发市场进货,老崔则从早到晚杀鱼、卖鱼。今年他们本打算只在小年夜做半天生意,无奈到中午鱼虾数量尚且丰裕,只得继续在摊位上叫卖。晚上十点,他们一家将开车回老家山东临沂。

  “去年半天就卖完了,今年不行,生意不好做……我们是困难户啊,一天够开支蛮好了。”老刘见到记者叹起了苦经。据他说,每月摊位费五千,房租一千五,再加上每天的水电开支,两个孩子的花销,生活压力不小。

  一个穿蓝色羽绒服、胖墩墩的小男孩走到摊位前问老板娘讨钢丝球,老崔马上从杂物堆里掏出一个塑料袋,从中取出两只钢丝球给他。

  “那是你儿子啊?”记者问道。

  “是啊,他们洗车。”

  穿过水果摊和卖鱼摊之间的边门,老刘推来一只巨大的白色塑料箱,他接过管子放水,泛着泡沫的水浸没了箱子的一大半。

  出了边门,走下坡道,沿着一个堆满杂物的通道,便来到了菜场旁的一块空地,这里七零八落停放着小贩们的车,老刘的车是一辆银灰色的荣光五菱。父子俩分别负责擦洗面包车的外面和内部,儿子热得把羽绒服脱在一边。车上的音响正在播放流行歌曲,旋律袅袅,令他们的劳动平添了韵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