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钟菡

  “真难想象,傅雷先生的旧居竟会是这样的现状?”站在位于周浦的傅雷旧居前的废墟堆旁,看着封闭的院墙,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副教授王曜不免叹息。

  记者昨日随王曜来到现场查看。傅雷旧居隐藏在一条老式弄堂里,被大量残破严重的老房子包围,这些老房子有的顶楼已经“镂空”,只剩下木框架,还有居民居住在房子里。我们好不容易找到“入口”却难进入,因为这里被一户人家用金属板搭起了简易窝棚,屋主正在用饭,听说是去傅雷旧居,便放行让我们通过。而眼前的一切着实令人震惊:旧居的院墙外,垃圾堆积成山;整幢房子破损已成危房,若不是墙上钉着“浦东新区文物保护单位”的铭牌,真难以相信这里是“傅雷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