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车位并不紧张小区,车主自行装了100多把“地锁”,天天上演“抢车位大战”,这是为什么?

  小区业主车辆700辆,车位659个,“停车难”问题并不突出,但业主天天上演“抢车位大战”,为什么?原来有123个车位被业主私装了地桩锁,人为扩大了“停车难”问题。

  类似情况在上海许多小区存在。今年5月开始,浦东新区高行镇通过普法和居民自治,拆除了大部分地桩锁,预计本月底将完成全部地桩锁拆除工作。

  小区地桩锁清零

  记者走访了高行镇紫翠苑北区。这是一个以动迁房为主的小区,楼层大多在6到9层之间,共有1182户人家。其中小区业主共有700辆车,而小区有固定车位624个,临时停车位35个。高行镇社区服务中心副主任张霄峰说:“正常情况下,车位应该够用,造成停车难的主要原因,是一些业主私装了地桩锁,数量达100多个。”

  记者了解到,装地桩锁的多半是早期买了车的业主,为了自己方便,他们在自家楼下的车位上安装了地桩锁,甚至有长期不住在小区的业主也用地桩锁“霸占”一个车位。需要停车的业主往往围着小区转好几圈都找不到一个车位,只能把车停在小区外的路面上,时刻担心车子会不会被剐蹭,会不会被贴单。

  而装了地桩锁的业主也有自己的道理:“我交了车位租金,锁自己的车位难道不可以吗?”

  “动迁房小区没有业委会,要达成共识缺乏平台,这就需要政府补位,形成一个居民自治的平台。”今年5月,高行镇由副镇长杨光磊牵头,社区服务中心作为责任主体,成立了“地桩锁”专项小组,解剖麻雀,形成两条共识:一,要在法律的框架下,寻找解决路径;二,要在居民自治的前提下,和谐拆除“地锁”,最终拆除“心锁”。

  张霄峰告诉记者,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业主只能通过购买才能获得车位的所有权,没有买下的车位装地桩锁是违法的。通过楼组长会议、党小组学习,“地桩锁违法”的观念开始被大部分车主接受。

  违法自然理亏,相当一部分地桩锁被车主自己拆除了。

  杨光磊强调:“尽管地桩锁是违法构件,城管可以强拆,但我们明确拆除的主体是物业公司,政府要做的是调动物业公司的积极性,同时通过民意来达成社区自治。”经过耐心细致的工作,地桩锁的“主人”一一委托物业公司拆除地桩锁。张霄峰透露,紫翠苑北区本周内将完成全部123个地桩锁拆除工作,“全部是自拆或物业公司代拆,没有一个发生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