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人“异地养老”调查:搬去嘉兴之后,看上去很美?

即便在嘉兴住了7年,85岁的程陆飞(化名)有时还必须回上海——求医问药。即便在嘉兴住了7年,85岁的程陆飞(化名)有时还必须回上海——求医问药。

  “异地养老”,听起来很美:可以找个距离上海不远、有山有水的地方,空气好,价格又实惠。

  记者跑了数年长三角,知道不少“上海后花园”都惦着上海人养老这个市场。比如湖州长兴水口乡,农家乐提供接送吃住游的一条龙服务,多年前就在上海打出名气,干脆叫“上海村”;又如南通如皋县等地,凭着“长寿之乡”的美誉,吸引上海老人去;另外,泰州、绍兴新昌等地,意在凭借医药产业上的优势和相对清秀的山水,提出“大健康产业”,更流行的说法是“医养结合”……在嘉兴市民政局提供的一份《沪嘉同城养老服务一体化材料》中,清晰可见一条:“鼓励民办大型养老机构开展异地养老,吸引上海老人到我市入住”。

  程陆飞2010年3月和老伴搬来嘉兴时,唯一认识的嘉兴人是一位老客户;而今,他手机里“0573(嘉兴区号)”的座机号码,不下百个。

  “我算是异地养老的先行者。”程陆飞自封。早在1998年,担忧养老问题的他就买下苏州东山风景区一套景观房,最终因不合适而脱手。

  异地养老,冷暖自知,但实际上并不能听任老人们“冷暖自知”。这本不仅是“产业”和“生意”,更需要跨行政区域的政府间协同关怀、全社会理性认知。

  [“出走”]

  “我是来养老的,要点熟悉味道,所以把旧家具都搬来了。”程陆飞的客厅里摆着一架施特劳斯牌钢琴,“喏,上海搬来的。”他指着钢琴不无自豪。

  这套位于嘉兴南湖区一个中档社区底层130平方米的房子,是他住了7年的家。

  王剑华搬得更早些。12年前,她76岁。旧同事听说她要离开上海去嘉善县养老,便送她两块浴巾,泪着眼说:“你要是觉得不好,就赶紧回来。”

  从那时开始,“异地养老”进了上海老人的视野。王剑华忆起,嘉善这家老年公寓是她无意中的发现,600多个床位只住了20多人,每月每人只需约1000元,而且对上海老人,公寓工作人员连声欢迎。那时,王剑华夫妇已在上海市郊一家养老院住了半年,收费较高,服务也有些不称心,便下了“出走”的决心。

  12年过去,王剑华一见记者,便郑重其事地澄清:我来嘉善住养老院,不是因为子女不孝顺,也不是上海无房住,更不是丧失自理能力,而是觉得这里适合我养老。“来嘉善时,打算80岁再回上海;到现在,不想走了。”

  适合的,便是好的。对嘉兴而言,沪上养老客来,也大约是2005年左右的事。

  74岁的李凡(化名)家在杨浦区,她于2005年买下嘉兴一套93平方米的期房,最看重的是开发商打出的牌子——“华东地区第一家养老社区”。当时,长三角各地类似广告不少,还有班车免费接送上海人去各地看房。

  “即使是6层楼的房子也有电梯。”李凡记得,那时听售楼处的人这样介绍,觉得憋了三四年的一口气终于喘了上来。为了把上海的老房子腾给儿子做婚房,她曾在沪苦寻三四年养老房,有时夜里入睡,都会莫名惊醒。

  自2005年起,和李凡同一小区,陆续住进来不少上海老人,包括程陆飞。程陆飞至今难忘当时开发商的“噱头”:只有持上海户口者才能买房,并为上海人养老提供便利。他告诉记者,他于2009年斥资50多万元购置了嘉兴这套房,“很大很便宜”,他决定留给他们老夫妻。

  70岁的王安君也是这小区的上海老人,她曾在微信给记者留言:“我在上海看牙齿,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记者起初以为“回去”是指上海的家,可她解释,回去的是嘉兴。

  王安君给记者看,上海一公园人头攒动的照片,之后便自豪介绍“阿拉嘉兴南湖区”的公园,“地广人稀、适合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