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那辰光没手机,要寻只电话亭还要多跑几步路

  1990年,五角场的居民如果要跟大柏树的亲戚商量个事,一种办法是去楼下公用电话亭排队打到对方的公用电话,再去喊人听电话;二是直接坐公交去一趟。

  今天的年轻人大概蛮难理解第二种方式了,那时候,后一种比前者来得更快也说不定的。90年代初,无预约的登门拜访、写信都还是比较主流的人与人的联络方式。

  1991年,18岁的陈妍廷刚刚念大一,在当时上海校园里开始兴起的学生派对上,她认识了一个来自东北的男生,很快陷入了热恋,而男生其实不在上海生活,没多久便要回东北工作了,这下如何是好呢?

1998年8月,一块电信广告牌竖立在淮海路和柳林路路口。 /摄影师 许海峰1998年8月,一块电信广告牌竖立在淮海路和柳林路路口。 /摄影师 许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