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每一位机场人都在认真“答题”

  7月起,申城进入“烧烤”模式,而两大机场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高烤”。新老岗位上,每一位机场人都在用认真二字“答题”。

  连续两天,劳动报记者走上停机坪,走近这些与飞机打交道的人。我们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下了这些“机场人”的点滴付出,他们仰着头、弯着腰、曲着背、流着汗,为的就是保障每一架航班的准点和安全,为每一位旅客的平安舒适出行保驾护航。

  劳动报首席记者包璐影

  岗位

  毛毯熨烫员

  日烫毛毯25000条,指尖老茧烫“熟”了

  “能给我一条毛毯吗?”如今,在长途飞行过程中,旅客们一上飞机都会习惯地向乘务人员领取一条毯子,盖在身上方便休息。可是,有谁知道一条飞机毛毯在“登机”前是如何完成清洗、熨烫工作的呢?而这些“为毯子服务”的熨烫员又经历了怎样不为常人所知的付出呢?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了东航地面服务部的毛毯供应车间。一走进车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整车一整车的机舱毛毯。近十个巨型电扇挂在四处的墙壁上,呼呼地朝外吹着风。可即便如此,在这个随时随地都能从熨烫传送机内喷出100℃热气的空间里,这些电扇风能起到的也只是空气流通的作用,而在这里,空调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戴着口罩、用发箍将小碎发往后一捋,毛毯熨烫员盛春燕就这样“赤手空拳”地烫了起来。弯腰从身旁的推车里拎起一条毛毯,一抖、一扯,对角折叠后,毯子就被平整地推送进了烫平机的传送带上。做了6年,盛春燕对这一系列动作早已驾轻就熟,而她身后的衣服也随着这一遍遍重复的动作被汗水打湿。

  同样“熟”了的,还有盛春燕手指上的那些茧子。它们不是磨出来的,而是烫出来的。每天,熨烫员都需要站在烫平机上收发毛毯,人均每分钟有8条毯子要从其双手经过。为了能提高工作效率,很多熨烫员常常脱下手套,而由于烫平机内散发出的热气温度很高,不少员工的食指和拇指都有过被烫破皮的经历,久而久之,这些地方都有了老茧。

  平日里,虹桥生产供应车间的毛毯日均产量为18000条,而随着七八月暑运客流增加,毛毯日均熨烫量已经达到了25000条以上。为了确保毯子的整洁度,每一条曾“登过机”的毛毯,无论使用与否,下机后都要进行重新清洁和熨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