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医生亲历九寨沟地震自救也救人:“生死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8月8日21时19分49秒,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8月10日12时,地震已致20人死亡(其中游客6人,本地群众2人,未查明身份12人,新增1人未查明身份),431人受伤。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独家连线地震亲历者、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科主治医师秦艳丽,回忆尚未平复的惊心动魄。

秦艳丽(右)在林场为其他伤员查看伤情。秦艳丽(右)在林场为其他伤员查看伤情。

  儿子放声大哭,“妈妈不见了”

  “本来是一家三口的暑期旅游,竟然遭遇了一场天灾。”到达九寨沟景区之前,秦艳丽一家已经在成都玩了两天,“我们参加了一个六个家庭、共20人的旅行团前往九寨沟,由于茂县塌方,所以取道绵阳进入九寨沟。”她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8号晚9时,我们刚刚在沿途的农家乐吃完晚饭返回大巴车上,几乎是毫无征兆地一瞬间,我就感觉窗玻璃破了,整个人飞了出去。”

  秦艳丽回忆,当时她们一家三口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窗边,她本能地想抓住车框,但没能成功。“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儿子完蛋了。”

  所幸,秦艳丽只是感到肋骨疼痛,还能行走。在几乎无灯光的夜色里,她看到一块大石头砸在大巴车后端。“还不知道是发生了地震,以为是山地滑坡。”这时,大巴车门已经损毁,秦艳丽顺着车体往实际方向走,听见许多人敲击玻璃砰砰作响。这时,熟悉的哭声传来,“妈妈!妈妈不见了!”

  秦艳丽说,当时奔过去后,隔着破碎的玻璃看到被丈夫抱着的儿子,心才慢慢放下,“老公躲在右前方椅子下的空挡里护住孩子,没看见我,所以一直在大哭。”

  一片漆黑的绝望,“孩子没有生命体征了”

  在大巴的倒数第二排,是一对母女,她们被大石头压住无法动弹,大声呼救。秦艳丽的丈夫韩先生把妻儿安顿好后,又返回车内和协助救援。“当时在现场的4名男性一同推抬才把两人救出,可是因为巨石的冲击力过大,小女孩最终没能顺利挺过。“一遍遍地确认,但孩子没有生命体征了。”她有些哽咽。

  一阵绝望感笼罩着大家。在漆黑一片的公路上,旅客们来来回回走了三四次,“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许多人手机也没电了,信号也很微弱。”在导游的指引下,他们走到山体较为安全的凹槽处躲避余灾。

  “突然听见远处有人在喊叫,走近了才知道是中建三局的工人。”秦艳丽说道此依旧有些激动,“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开着挖土机来给我们指引方向,还拉着手形成一个肉身屏障来保护我们,真的很感动。走了许久,最后带我们到达了附近的一个林场休息,还提供了被褥和食物。”

  没有医疗条件,“减轻痛苦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林场安顿后,秦艳丽冷静了下来。“现在必须在这里过夜,至少要到白天才会有救援车辆开上来,那么这一晚就很关键。”她说,“没有急救工具,我也想利用理论知识和非常有限的材料在能力范围之内为伤员减轻痛苦。”

  为防止肋骨骨折的患者进一步戳破胸膜,她将人安置在平躺处;一名男性游客上肢前臂骨折,又肿又麻,但附近连水都是浑浊的,“我无法对其进行有创救治,就只能尽力抬高他的上臂,让静脉回流好一些便于消肿。”一位40余岁的中年女性受到惊吓后情绪不稳,在没有任何检测仪器的情况下,秦艳丽掏出手表,自己数着她的心跳。“除了小女孩,我们这辆车上还有一名男性旅客也重伤不治。这时候,我站出来说自己是医生,哪怕无法实际进行抢救,也能稍微带来一些安慰。”

  9日下午,武警官兵救援队找到了他们,并送至九寨沟县人民医院。满身尘土的秦艳丽一家三口接受了初步救治,于今日凌晨3时许回到成都。“正在与航空公司联系,希望明天能回家。”

  秦艳丽很感慨,“灾难无情,但人是有情的。面对灾难,每个人都很棒、很镇静、很勇敢。”她说,“作为ICU医生,这也是我第一次面临现场处置,生死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如果在能力范围之内能帮大家减轻痛苦,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