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说最看重邻里关系

  没轮到动迁的时候盼动迁,可真要轮到了,心里五味杂陈。张桥居民有谁不是呢?

  在泾东路111弄7号门前的石凳上,55岁的蒋先生吃着午饭,外卖的牛肉拉面和生煎。看到记者路过,他自嘲道:“炉灶都拆了,难得艰苦一下。”

  原来几天前,他就已经搬走了,屋内空空如也。昨天是他特地回来处理一下水电事宜。面吃到一半,满头大汗的他进屋洗了一把冷水脸,算是给自己降温,再出来又继续吃。邻居小王看他一人吃着寂寞,就坐到外面来陪他聊天。

  根据年龄,他们算是忘年交了。小王今年37,可他硬要说是和蒋先生同辈,是好兄弟。蒋先生笑说:“我们怎么会是同辈,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原来,小王的外公外婆就是张桥第一批住客。“当年日本鬼子打来,他们从苏北乘船逃难到这个地方。”这些都是小王小时候,外祖父母当故事讲述给他听的,不过具体的情节,他不太记得。只记得他们在此地建起了草屋,住着一家8口人。为了养家糊口,外婆外公就去曲阳路那里割些野草,然后拉到养猪场卖钱。

  后来,有了单位,外公就有了工作,但是还不够他们8口人生活。没钱就卖房子,草屋隔出来一半,400元卖给了蒋先生的爷爷奶奶。于是,泾东路111弄7号就分成了甲乙。

  他们虽然是两家姓氏,但是就像一家人。“譬如看到他家做好吃的,我们就会搬着小板凳上他家蹭吃的。他们要是需要什么东西,直接上我家拿就行了。”这样的邻里关系,在小王看来很珍贵。

  “讲真,搬家后,不会再遇到了。”小王坦言,住在张桥每天倒马桶,真的很怨。但是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是商品房里没有的。“住进大楼都是独门独户,关起门,谁都不认识谁。这里呢?我开着门睡觉都没事。谁家有一点事,大家都会过去帮忙。”

  低头望了脚下不足4平方米的水泥地,再抬起头来,55岁蒋先生眼角有些湿润。

  “我会怀念以前的氛围,也会怀念这里邻里的亲切感。当然,如果让我选,我还是会选择搬迁。”那一条条叫卖、吆喝声声入耳的弄堂;那一个个推窗看得见邻家饭菜的亭子间,那一道道走在上面会发出动听脆声的弹格路……俨然成为记忆,沉浸于历史的长河中,没有人想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