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虹口张桥地块签约率达生效比例 市中心最大棚户区退出历史舞台

近日,张桥居民开始陆续搬离曾经生活的老土地,老照片见证了当时的生活。 晨报记者 殷立勤近日,张桥居民开始陆续搬离曾经生活的老土地,老照片见证了当时的生活。 晨报记者 殷立勤

  晨报记者 杨天弘 实习生 程 晨

  仿佛在一瞬间,高楼大厦占据了上海的角角落落,棚户区这样的名字在这片地图上被成片成片地抹去。又有谁会想到,就在虹口区中部地区、著名的瑞虹商圈旁,藏匿着一块“城中村”。

  一线天的弄堂、嘭嘭乱响的弹格路、恶臭熏天的倒粪站、爬满蜘蛛网的铁丝窗……烈日下的“张桥”与身边的摩登社区是如此格格不入。8月3日,虹口张桥地块成功达到房屋征收项目征询签约率生效比例。这意味着,这片留存于市中心最大的棚户区也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

  2516户张桥居民一圆夙愿,然而就当他们忙于打包封箱等待搬场车的时候,内心又是复杂的。他们向往新的生活环境,但同时,他们对棚户区内生活过的点滴以及亲如家人的邻里关系,却又恋恋不舍。

  两户同时开窗可能撞上

  虹口区嘉兴路街道张桥地区有一条沙泾港,据说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沙泾港和东沙虹港之间还是一片农田和荒地。1937年“八一三”事变,日军在上海狂轰滥炸,全家庵路、天宝路一带被夷为平地,流离失所的人们移居至张桥地区,依着沙泾港密密麻麻建起了许多私房。

  直到1958年后,张桥的地貌逐步发生了变化。周边的支小河流被填平筑路,东沙泾港变成了东沙泾港路。

  到了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由于世代人口繁衍,为了解决居住,张桥人开始动脑筋翻房,扩大住房面积。人们先是横着向弄堂借地,随后,再一层层往高处占据空间。不规则的房子在天空中几乎碰到一起,让里弄变得越来越幽暗。那里的居民家大多是看不到太阳的,房屋紧挨着房屋,有时候稍不注意,对门两户同时开窗还可能撞上。

  家家户户都在打包封箱

  这几天,张桥的居民都十分忙碌。不止是居民忙碌,就连这一带回收废品的也忙碌开了。

  去年年底,张桥棚户区开展400、401街坊旧改房屋征收项目和曲阳路(四平路-临平路)道路辟通工程房屋征收项目。截至目前,400、401街坊旧改房屋征收二轮征询签约率达到92.29%,曲阳路(四平路-临平路)道路辟通工程房屋征收项目达到90.19%,全部征收成功。

  穿梭在一片迷宫般的棚户区,家家户户都在打包封箱。东沙虹港路302弄1号内,一位50多岁的阿婆猫着腰整理着旧书。嘴里不断嘀咕着:“这本画图的书蛮好的,留着,给孙女看看。”接着,又拿起三本都长了锈斑的日语书叹道:“哎哟,这些日语书,我看不懂,扔掉又可惜。”一旁,还有很多她老伴生前留下的艺术类书籍,画画的、书法的,还有《太极是怎样炼成的》。好些年,她一直都没舍得扔。如今就要搬家了,她拽在手里,放进垃圾袋里,又不舍得地取出,犹豫不决。

  其实舍不得这里一切

  沿东沙虹港路往南走,左转至泾东路北段的苏州河边,67岁顾大爷坐在邻居家门前,抽着烟等着搬场车。身边陪着的,是他30年的友邻老丁,两人促膝闲聊着。

  他们认识30多年了,熟得就像兄弟,串门唠嗑是家常,但是,当搬场车一到,要想再回顾昔日亲密时光,怕是难了。

  说起这些,顾大爷的眼眶都红了。他醒了醒鼻子道:“我等拆迁,等了30年,可是现在搬了,最舍不得的,就是他们。”

  顾大爷是1984年带着老婆和女儿搬到张桥泾东路111弄2号甲。从泾东路上其中的一个“一线天”穿进去,第二个门洞就是他家。

  房子是三层楼结构,一楼8平方米,二楼三楼各10平方米。楼层与楼层之间大概仅一板之隔,中间架着简易的木梯。窄窄的木板色泽微微发黑,踏上两格就发出“吱嗝吱嗝”的声响。

  一楼是他们吃饭的地方,二楼是一家三口睡觉的地方,而说到三楼,顾大爷饶有兴致地介绍起他的杰作。不要小看这小小的10多平方米的空间,自有他的欢乐世界。“三楼面积有多大,我就种了多少盆栽。成片成片的花、辣椒、大蒜、丝瓜。”他自豪道,天热的时候,丝瓜结得都来不及吃,然后就送东家给西家。为此,他还特地接了水管上三楼,自来水一来,就能浇花。

  可惜的是,要搬了,这些都得留下来。

  他悄悄地说,其实这里的一切都不舍得。可是没办法。不可能一辈子住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