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普陀区最后的“棚户区”即将消失 东新村四期旧改签约率达85%

图说:工作人员在签约现场回答居民疑问。陈泰明 摄图说:工作人员在签约现场回答居民疑问。陈泰明 摄

  在普陀区长寿地区,有一大片黑压压的低矮房屋,空中拉着横七竖八的电线,街巷幽深狭窄。这里就是普陀区最后的“棚户区”——东新村。近日,东新村旧改项目最后一块区域——东新村四期传来喜讯:在二轮征询签约拉开序幕仅4天,签约率就达到了85%,东新村四期4个地块均达到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生效比例,征收宣告成功。这个“棚户区”,没多久就要消失了。

  记者10日从普陀区旧改办了解到,除了签约首日比例就达到100%的北块一号地块,截至10月8日,东新村四期南块(西片)一号地块签约比例为99.07%,南块(西片)二号地块签约比例为97.31%,北块二号地块签约比例为94.08%。

图说:俯瞰东新村。陈泰明 摄图说:俯瞰东新村。陈泰明 摄

  普陀区最后一块成片二级旧里

  东新村四期旧改地块位于普陀区中部,东南临苏州河,西临西合德里,北临东新路。上世纪20年代前后,沪杭铁路穿越全境,吴淞江沿岸轻工业兴起,人口大量涌入,沿吴淞江建起了大量的简屋、草棚,从而形成以东新村为中心的棚户区。

  上世纪90年代以后,普陀区城市建设飞速发展,但东新村内居民的居住环境依然恶劣。为了改善居民的居住环境,普陀区2003年启动了对东新村的旧改,其中2003年到2013年,东西合德里都是实施旧改老政策进行动迁;2014年,东新村四期南块(东片)实施旧改新政策进行动迁;此次东新村四期南块(西片)和北块基地是最后一块区域,包含四个地块共计2000余户,这是东新村最后一块区域,也是普陀区最后一块成片二级旧里。

  由于历史原因,东新村四期旧改基地面临新老政策更替、房屋共有产权比例高、违章搭建数量多、有效证照不全等问题,旧改难度极高。但这里的旧改征收工作是五代居民的愿望。因此,普陀区高度重视,将其列为今年旧区改造的主战场。

图说:二级旧里居民的日常生活。陈泰明 摄图说:二级旧里居民的日常生活。陈泰明 摄

  征收工作中党员公开承诺

  9月15日,东新村四期旧改基地启动货币补偿集中签约。土生土长的东新人李少华有幸成为第一份协议的签订者。他告诉记者,自己除了是房屋被征收的居民,还肩负了合德居民区党支部副书记兼居委会主任、东新村四期旧改基地第二临时党支部副书记两种身份。“我在此居住了60余年,现在还有不少邻居过着倒马桶、生煤炉的日子,大家都盼着征收。”他激动地说:“这次我们明显感到政府对改善居民居住条件的决心,我作为一名党员,要发挥表率,带头签了约。”

  为了确保旧改任务完成,长寿路街道成立了东新村四期旧改基地临时党委,下设南块、北块和“五违四必”推进组三个临时党支部。机关全体党员干部深入一线、走家串户,做好解释和宣传工作。

  走进旧改基地,记者看到墙上悬挂着一面鲜红的党旗,还挂着党员承诺书,上面有基地每位党员的签名。第二临时党支部书记范长江介绍说:“这上面是我们对居民的承诺,从领导到一线经办人员都签了名。公开承诺,就是要让居民监督。我们会用实际行动证明,征收工作绝对公平、公正、公开,每一个环节都在‘阳光下’进行。”

图说:居民为明天的美好生活祈福。陈泰明 摄图说:居民为明天的美好生活祈福。陈泰明 摄

  旧改人员深夜攻关难题

  “我今年85岁了,从搬到上海就住在这里,共有6代人在这儿住过。从最开始的草棚棚,房子先后都翻5次了。等啊等,等了几十年,终于等到了征收这件大喜事。”说到动情处,居民汤学乙老先生激动地流下了热泪。汤先生的大儿子告诉记者,顺利签约的背后,征收工作人员功不可没。“从一开始政策解读,到设身处地为我们梳理分析情况,他们做事真的上心、认真啊。”

  签约率的背后,是街道旧改推进办、征收事务所、居委会干部等各方力量的辛苦付出——夜已深,旧改基地经常是灯火通明,工作人员还在激烈商讨难题、为维护居民利益献计献策。为了科学地制定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会议一轮又一轮召开,矛盾一轮又一轮排摸。

  一次次的宣传、一场场的协调、一句句的劝说……居民们支持和配合,最终促成了旧改的顺利进行。

  新民晚报记者 江跃中 通讯员 任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