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浦东河道整治大半年 岸清水绿 白鹭归来

 川沙新镇三灶浜的河道经过整治后,已能重见白鹭。 /晨报记者 李芹 川沙新镇三灶浜的河道经过整治后,已能重见白鹭。 /晨报记者 李芹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人们提起江南,莫不忆起水乡美好。因水而生,依水而兴。水,既赋予了上海特有的江南灵气,但一度,水也背负了区域发展所付出的代价。

  对于拥有各类水体16795条段的浦东新区来说,莫不如是。所幸的是,在经过了大半年的整治后,这些河道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为居民描绘着“岸清水绿”的新面貌。

  家门口的小河又能游泳了

  40年前,24岁的奚惠群嫁入了浦东合庆镇东风村曹家宅。她还记得:家门口的米长港河水悠悠。

  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淘米洗菜大伙都到米长港边,边聊天边干活。每每盛夏,皮猴子一般的男孩们脱光了衣服就往河里扎。几番扑腾,倒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狗刨式泳姿。

  “弟弟啊,当心点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仿佛儿子幼时戏水的情景还在眼前,门前的米长港却变得越来越窄、越来越臭。

  东风村大队长袁振宇边给记者比划着,边诉说着:淤泥堆积、垃圾遍地、污水直排,米长港最严重的时候大概水深不过十几厘米。

  那是一段发展优先的日子——米长港的周围不再是青青河边草,取而代之的是小加工厂和各类违章搭建。湍湍流动的河水仿佛静止了一般,无奈地吸收着岸上排下的各类生活、工业污水与垃圾,直到有一天自己也变成了黑色。奚惠群居住的79号是沿河的首排民房,一到夏天,她连窗门都不敢开,因为味道太难闻了。

  去年年底,她发现总有些人在附近走来走去,听村干部说,米长港要整治了。当时她心中还有些半信半疑,没想到大半年过去后,米长港真的变了。

  “村子里的老人讲,这里的几棵坚树起码八九十年了,这次为了给它们让道,河岸还故意拐了个小弯;这么多绿化就直对着我家,窗一推就能看到,农民房变花园洋房来……”奚惠群操着浓浓的本地口音,言谈间尽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