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出现城市休闲化“三三制”,“景点旅游”发展到“全域旅游”并转向“全域休闲”

  有一个现象,就悄然发生在你我身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沪上四五星级酒店,国内外游客是酒店消费主体;如今酒店的这一格局基本未变,但是,营收格局却发生了重大变化。因为那个年代,餐饮仅占酒店营收15%至20%;而今,对许多酒店来说,餐饮可以占到50%左右,且餐饮消费主体变为本地居民。从酒店的视角看,呈现出二元性特点,正在实现从旅游功能到休闲功能的转换。

  管中窥豹,一叶知秋。事实上,整个上海都在发生旅游休闲的角色转移,从传统的“景点旅游”,发展到“全域旅游”,并正转向“全域休闲”。

  在10日、11日上海举行的中国休闲与旅游发展论坛上,华东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旅游系主任楼嘉军用一组数据,解析了上海基本形成了城市休闲化的“三三制”,标志着城市正在经历从生活休闲化走向经济休闲化的过渡时期。

金山廊下郊野公园金山廊下郊野公园

  欧美发达国家或先进入休闲经济时代

  在旅游学界,通常将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形成的城市休闲化现象归纳为“三三制”,即居民三分之一时间,用于休闲;居民三分之一收入,用于休闲;城市三分之一国土面积,用于休闲。

  从上海看,居民全年休闲时间为120天左右;今年上半年,沪上居民可支配收入平均约15000元,用于休闲或休闲相关生活的约10000元,占三分之一左右;同时,上海户外游憩空间也接近市域面积的三分之一。比如,上海正在建设的21个郊野公园,面积逾400平方公里。

  休闲,就是吃喝玩乐吗?当一座城市的人均GDP进入3000至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就将逐渐进入由旅游城市建设向休闲城市建设转型的进程,称之为“城市休闲化”过程。具体表现为:生活方式休闲化、城市功能休闲化、产业结构休闲化、生态环境休闲化等。

  事实上,2015年前后,欧美发达国家可能已率先进入休闲经济时代。美国学者的经典理论认为,在整个21世纪,休闲将是位居第一的重要推动力,而推动人类经济增长的五大引擎正是:休闲、生命科学、超级材料、新原子时代与新太空时代。

  显然,休闲不是简单的玩玩,也不是传统的游山玩水,而是城市功能的更新与迭代。与当前国家层面针对“景区旅游”提出的“全域旅游”理念一样,同样也有“全域休闲”的新理念,其基本定位在于:首先为市民提供高的生活质量,有美味食物,能与自然接触,有艺术的和历史的保留,能运动,有节假日、露天市场和其他休闲带来的令人愉快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