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近600名员工当上“小CEO”

  一面是按捺不住创业的冲动,一面又怕“走出去,回不来”,创业大潮之下,如何激发国企员工的创业热情,从而取得员工与企业的共同发展?劳动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多家央企频频转型,以互联网思维大胆创新鼓励员工创业。其中,“停薪保岗”模式鼓舞了央企员工走出去。以中国电信为例,自基于这一模式的划小承包启动至今,全国范围共有16万多名员工参与,共选拔、培养2.5万名“小CEO”。

  创业员工年薪翻番

  在中国电信上海公司浦东张江分局一楼大厅墙上,贴着一张“百日冲刺划小CEO业绩”表,陆伟龙和陈艳静的名字前清晰地写着“外出承包”四个字。

  作为公司内第一批外出承包的员工,陆伟龙和陈艳静在2014年7月通过公开竞标,承包了张江地区16幢商务楼宇所有的电信业务指标。仅半年,两人就完成了承包之初制定的增长8.7%的高指标,一年之后,年收入进一步增长13.8%。

  之所以有这样的成绩,陆伟龙觉得关键是通过划小承包,激发了自己的能动性,让自己的收入与承包区域的业务发展强关联。

  “没有后顾之忧,我们也就敢拼了。”据了解,目前中国电信上海公司鼓励员工外出承包、自主创业。在外出承包的规定期限内,对员工都有“符合条件可返回中国电信上海公司”的承诺。当公司需要承包员工提前返回或者承包经营期到期时,任何一方提出返回,均可恢复劳动合同关系,返回中国电信上海公司。

  在陆伟龙负责的楼宇中,曾有家航空公司找他们做语音灾备这一从未在浦东区局做过的项目,通过他的积极协调沟通,通过前后端业务部门的联动,仅仅两个月就顺利完成。之后陆伟龙才发现,本以为只有每月10元月租/线的小项目,却因为随之迁移过来的客户呼叫平台每月多了两三万元的收入。

  “现在,不少同事看到我们,第一句话都是问,收入涨了多少啊?”陆伟龙告诉记者,划小之前,他的年收入只有十余万元,现在年薪可达30万元左右。尽管一开始停薪留职去承包后养家压力突然增大了,但超额完成指标后个人收入也有了大幅提升,这还是让人感到兴奋。

  上海理想公司是中国电信的全资子公司,业务范围包括对内支撑电信信息化建设,对外拓展ICT(信息、通信和技术)业务,是中国电信开展新兴业务的主要承载单位。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以互联网新兴市场为目标的公司,之前却因为体制机制等限制,失去了不少发展机遇。

  公司负责人苏亮告诉记者,“划小承包前,我们团队的人均年收入只有10万,而同样的人才在互联网公司则是数倍、甚至10倍的收入。这就使我们走入了一个怪圈,我们的团队不敢承接大项目,一做大项目,打出名气后,核心人才就会被挖走。可是只做小项目,又完不成公司下达的指标。”

  2015年10月,翼臻公司成立。此次外出承包创下了上海电信外出承包“规模第一大、创业人数第一多”的纪录,是首例“部门整体外出承包”。

  如今,翼臻公司在业务开拓上已大步走出上海。去年,该公司在1000万元年收入承包目标之上,超额完成460万营业收入,其中超额部分按比例提成后全部作为外出承包团队的利润奖励。

  分局长变身“代理商”

  劳动报记者获悉,中国电信上海公司从2014年起启动“划小”承包,探索适合城市化地区的“上海模式”。至今,约近600名员工当上了“小CEO”,全公司近80%的业务收入通过“划小”承包的方式落实到人。

  与此同时,敢于走出去的承包人,也开始从普通员工逐渐向管理阶层延伸。

  今年7月1日,上海电信罗店分局局长章宏的办公地点,正式搬迁到了25公里之外的逸仙路3278号。大门口,“中国电信商客快捷中心”的铁皮门牌将新挂上。这是上海电信首次由中层干部带头,解除劳动合同的外出承包。

  “这里空关了许久,房子还是毛坯的。我自己动手画设计图,电信再帮忙解决硬、软件装修,”章宏笑着告诉记者,只这一项,就为他减轻了不少开业成本,“你看,140平方米的办公室现在像像样样的。”

  目前,章宏的新公司注册在案共有28名员工,除了他自己,另有2人也同样来自上海电信,其余人员全部从社会招聘。主营业务上,章宏不跑“高端客户”,而是将目光聚焦在散落宝山区大街小巷的个体经营户。

  “现在我成了一名代理商,独立承包宝山电信局的政企聚类业务。”人离开了,却还同电信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看到短板的章宏,此次正冲着填补电信这一空缺而来。为了外出承包开公司,他可谓下了血本,自掏腰包注资100万元支撑公司前期运转。而在房租上,他与上海电信采用了“对赌模式”,即完成多少业绩,免多少房租,“如果100%达成指标,那么房租全免。”

  如今,新公司虽然开业仅4个月,业务却已快速走入正轨,“上个月进账了90多万,我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他告诉记者,为减轻新公司负担,上海电信为其开了先河,将本该年底时发放的业绩达标奖励,改为了“季度发放、年底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