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网工像一名“网管”

  如果说肖新光和他的安天展现出的,是网络安全工程师这一职业最有成就的一面;那么,刘盛们代表的则是现阶段绝大部分普通网络安全工程师的职场现状。

  刘盛2012年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在校期间发现对网络技术比较感兴趣,期间培训CCNA、自学CCNP,在校参加过省级组网大赛拿过一等奖。毕业后却发现行业不如预期,同学学软件、测试的都能拿到五六千一个月,自己却在一家系统集成商上班,工资三千不到。

  经过多次跳槽,如今他在一家事业单位就职,但工作内容却让他感觉自己更像一名“网管”。刘盛告诉记者,现在每天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清闲,即使有事,也是装装软件、驱动、系统之类的。这与他所掌握的技术相差甚远。

  “回想自己学过的网络知识真心感觉没什么用,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对行业有误解,包括我一个厂商售前的朋友也说我学得太多了,好多企业和公司都不怎么看好技术。我觉得网工的需求肯定是有的,但要么就要进大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小企业的职业晋升通道太窄了。”他说。

  人才总体极度紧缺

  “目前人才总体上是处于极度紧缺的状态,但同时确实也两极分化比较严重,”上海信息安全协会副秘书长张凯坦言,互联网企业网罗了大量安全人才,不少中小型企业养不起高端的网络安全人才。他指出,网络安全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技术内容比较多,有主机、网络、操作系统、应用层、移动端、数据库等等。而且还要负责制定企业的安全管理制度、安全管理策略等等,同时还要负责安全宣传、教育等相关工作。

  中国有7亿网民,网络安全人才的缺口高达70万到140万。安全人才的稀缺与日益增长的网络安全市场需求形成了巨大的矛盾。以上海为例,每年人才市场的供给只有几千人,而缺口有几万人,并且缺口在不断增大。

  张凯给出了一组数据,是一般情况下网络工程师的待遇:进入企业,一般在3000元以上;学习全面的知识,成为网络工程师,工资达3500以上;做了部门经理,还可以高达5000元或以上;如果自己不断提升,成为专业的网络工程师人才,薪水达8000以上,而更加高端的网络工程师的薪资至少万元起步。这意味着,这一职业的薪资待遇差异性较大,背后是技术能力、经验叠加的体现,但往往中小企业留给这一岗位的晋升通道并不明晰。

  上海尝试培养网安“工匠”

  据了解,目前国家还没有统一的职业培养和管理标准,但上海已经有过一定的尝试。例如,上海信息安全协会也在这一方面进行着探索,在网信办、经信委、人保局的指导下,成立了网络安全教育专业委员会。希望能够通过职业教育的途径,培养出更多适合中小型企业的网络安全人才。

  在建立培养体系的同时,如何挖掘现有的网络安全人才,在上海树立一批智慧城市工匠标兵,也成为上海率先尝试的模式。不久前,首届“联通杯”信息安全技术竞赛因为权威性和高规格,就吸引了沪上各路安全技术大牛前来挑战。

  上海联通表示,引入真实、高水平的网络安全实战对抗竞赛,能让有实力的技术人才脱颖而出,他们可能学历不高,但是一心钻研技术,水平很高,可以通过竞赛发现这部分人才。  作为评委的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信息安全处副处长刘山泉表示,安全人才的培养,重在德才兼备。现在黑市的漏洞价格动辄数万美元,诱惑很大,网络安全人才的职业道德、思想品格、职业素养、眼界格局也很重要。

  热点新闻:

  上海再推6幅租赁住房用地 涉及黄浦、闵行、浦东新区

  虹口将打造南部、中部、北部三大功能区 具体规划一览

  浦东森兰绿地3年后开放 面积相当于三个共青森林公园

  4岁女童颈部静脉被大狼狗咬断 救治及时已脱离危险

  情侣闹分手发生肢体冲突 女友谎称被强奸

  天气预报:

  申城今日最低温5度左右或创新低 周末逐步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