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广聚焦,关注“奥森健身”关门风波。

  从本月初开始,“奥森健身”在上海的多家门店突然关闭,涉及会员超过千人。有消费者介绍,就在关门前一天,“奥森健身”仍在售卡,没有任何预兆。不仅如此,健身房还拖欠员工工资。先来听东广记者常洛的报道:

  (点评网站显示,“奥森”在本市的门店有36家,截至昨天下午,已有至少10家门店停止营业。在普陀区新村路上的奥森大华店,记者看到,通往健身房的两台电梯均已关闭,电梯门上张贴着打印的“紧急对外公告”,称由于奥森近期的突发事件,暂时停业三天,后来又用水笔改成了停业七天。不断有会员前来维权,张先生说,他两年前为一家四口办理了一张为期八年的健身卡:

  [八年的25800(元),平均下来一年只有三千多,三千多是四个人,那肯定便宜啦,结果现在弄这个样子。]

  会员吴先生说,关店前毫无征兆,还有工作人员推销,续费:

  [突然关的啊,在关门前一天还说我们店不会关门的放心好了,就这样人也找不到了。]

  长寿路上的奥森达安花园店,同样铁将军把门,不仅有闻讯赶来的消费者,还有前来讨薪的健身房员工:

  [上级的话失联了,我从星期一的早晨9点,一直在外面找,找到第二天的凌晨两点,堵到两个老总,堵到他们就说自己是员工,不管,真的解决不了要民事诉讼。])

  记者了解到,关门的健身房招牌上都是“奥森”,但基本都是加盟店。而上海奥森健身有限公司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产生了多达19次的经营信息变更!我们继续听报道:

  (有消费者手机里存着办卡时拍下的营业执照,公司名为“上海仲益体育场馆管理有限公司静安分公司”,而非奥森健身。记者找到这家仲益公司的一位刘姓经理,他说这家店原本是他们公司旗下的项目,由于监管不善,被合作方私自包给了“奥森健身”:

  [奥森跟我们仲益控股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会追究我们供应商的一个法律责任,所有的会员,包括员工,我们会给他尽量争取应有的权益。]

  据了解,关门的健身房招牌上都是“奥森”,但基本都是加盟店。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记者发现上海奥森健身有限公司注册在共和新路3703号,在2016年9月到2017年8月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该公司产生了多达19次的经营信息变更!静安区彭浦新村市场监督管理所副所长杨海涵证实,奥森公司已经关门,经营者处于失联状态:

  [12月1号的开始我们接到辖区派出所情况,我们就联合街道派出所,在发生地进行检查,发现经营主已经关门了,我们就约谈了经营者所在地的房东。])

  《新闻晨报》援引一位业内人士的话报道,“奥森健身”的商业举动十分怪异——大约是半年前,“奥森健身”突然开始收购健身房,半年就收购了三四十家,让人疑惑的是,收购时,老板并不在意健身房内有多少已售出的预付卡。对于小的健身房来说,因为预付卡那笔钱已经拿走了,有人接盘,卖多少都是赚。此外,“奥森健身”在收购的过程,大多委托中介,老板并不出面,而买到健身房后,也不怎么用心经营。

  还有业内人士直言,健身行业准入门槛很低,导致许多小型健身房频繁出问题。“有些人钱都没有就准备开店,反正可以先销售预售卡,卖了预售卡再对门店进行装修。有些小的健身房,甚至卖掉预付卡后,装修都不做了,直接跑路。”

  近年来,美发店、健身房“先收钱后跑路”多次发生,留下大量受害消费者维权无门,“奥森健身”关门风波再次把预付卡的风险暴露在消费者面前。

  商家采用会员制、预存款等方式拓展业务,吸引消费者长期绑定消费。然而这种情况下,因为资金链断裂,与消费者的合同关系无法继续履行的事例并不在少数。业内人士提醒消费者,应谨慎购买时间过长的健身卡,并警惕那些超低价售卡的健身房,因为“当一家健身房以不合理的低价售卡的时候,它的资金链肯定出问题了。”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和公安部门已对奥森公司立案调查。同时,为加强监管,《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草案)》将于本月底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市人大代表钱翊梁建议设立保证金制度,以维护消费者权益:

  (万一这个企业倒闭,至少有一部分的资金得到保证的。为什么说你发的越多,我保证金收的越高呢?实际上就是用保证金的递增限制你发卡的规模。)

  以上是东广聚焦。

  热点新闻:

  上海年 底交通情况一览:3条轨交开通 五大路桥工程通车

  申城一 70后彩民中5800多万元巨奖 兑奖当场捐款5万元

  曝特维 斯决定不回申花返博卡 不同意转会就退役

  夫妻出 境游当日才知签证被拒 旅行社拒绝退旅游费用

  IT男坐 火车返沪半夜猥亵女乘客 称为寻求刺激

  天气预报:

  申城今 日最高温仅8度 周日起气温逐渐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