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城隍庙是很多游客来上海必去的景点,但很多人或许不知道,1937年抗战的硝烟笼罩浦江两岸时,这里的马路一边是断壁残垣的战场,另一边则是几十万难民扎堆的“安全区”。昨天,“上海南市难民区纪念碑”在方浜中路249号上海城隍庙挂牌,这处战时平民中立保护区,二战时期保护了至少30万中国人的生命,成为当时远东最早的国际难民庇护地。先来听东广记者赵颖文的报道:

  ([我是傅剑秋,今年89岁,80年以前淞沪抗战开始的时候,我是住在城隍庙,那条路叫邑庙路205号。]

  望着城隍庙门口刚刚挂上的“上海南市难民区纪念碑”,傅剑秋老人不禁回忆起80年前的一幕幕:

  [当时,不仅是闸北、南市,还有江浙一带都来了很多难民,他们都要涌入租界去。但是呢,几十万的难民这样来,租界是最后受不了。那么怎么办呢,就把通往租界地区的通道都用铁门把它封掉。最困难的时候,在九曲桥上面都是住着难民。]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侵华日军在上海这座满目疮痍的城市,一次次地举起刺刀,众多难民从虹口、杨树浦、闸北等交战区涌入宣布中立的法租界和苏州河以南的半个公共租界。94岁的李秀凤老人当年和全家一起逃难时,被拦在了法租界的铁门外:

  [哎呀那么怎么办呢,急死了,后来么正好有人在喊:你们不要急不要急,这里有个难民区啊。那么我父亲他们他听到了呀,就跟着别人跑吧,那么就到了难民区。]

  上海南市难民区,也被称为饶家驹安全区,由法国传教士饶家驹经过多方斡旋、谈判而设立。它位于上海南市方浜路以北、民国路(今人民路)以南、毗邻法租界的地区,从1937年11月到1940年6月,在日军侵略者的铁蹄下,这片土地保护了30万中国平民的生命安全,也是远东最早的国际难民庇护地。这一模式相继被南京、汉口、广州等地沿用。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图书馆与公共资料馆的历史学家丹尼尔。帕尔米耶里这样评价:

  [饶家驹安全区是二战时期世界上第一个、规模最大的、卓有成效的战时平民保护区。1949年的《日内瓦第四公约》里面也是基于饶家驹的安全区的一些经验,才有了这个第四公约。])

  1946年,饶家驹在柏林去世,享年68岁。他的故事,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历史的尘埃淹没。直到2015年,上海SMG东方广播中心与上海音像资料馆首次发现了饶家驹与上海南市难民区的珍贵影像,随即联手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成立了“南市难民区项目组”,对这段历史进行抢救性的发掘和拍摄工作。来听记者的报道:[1215难民2]

  ([那么李磊你能不能把当时难民区的位置说清楚,到底是在哪一个区域?就是包括什么路到什么路。]

  项目组在南市老城厢走街串巷,向社区里的老人们打听,请上了年纪的民警回忆,采访和拍摄到海内外见证人及相关学者40多人。SMG东方广播中心主持人金亚还采制了《拯救历史的记忆—南市难民区的故事》系列节目:

  [全国人民到上海来旅游,对城隍庙这个景点也非常熟悉,但对上海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和人道主义精神,我们知道得太少、了解得太少。我觉得作为一个媒体人、作为一个上海人,有责任有义务去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历史。])

  挖掘上海的历史文化,也是在寻找上海城市的精神财富。因为有了提篮桥犹太难民区,上海成为3万犹太难民的诺亚方舟;因为有了南市难民区,让30万中国平民免遭日军屠戮凌辱。它们都闪烁着尊重生命、反对战争的国际人道主义光芒,两者都应被珍视,不能被遗忘。“南市难民区项目组”顾问、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说,在他的心中,还有这样一个愿望:将提篮桥犹太人难民区和南市难民区“打包”来共同申请世界文化遗产。

  热点新闻:

  2017年社保发生十大重要变化 跨省异地就医可直接结算

  上海试点新型电子警察 专门抓拍机动车加塞行为

  上海到成都、重庆、淮北将通高铁 最快只需3小时

  上海3至6岁在园幼儿将破60万人 幼师供给仅每年1500人

  男子涉嫌强制猥亵前妻 律师称女方装探头设局拍下罪证

  天气预报:

  申城周末再迎冷空气 未来一周最低温难超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