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为瓶盖头排过队,也为房子排过队

插图/顾汀汀插图/顾汀汀

  星期日周刊记者 韩小妮

  匈牙利裔英国作家乔治·麦克斯曾经揶揄英国人“就算独自一人,也会有板有眼地排好一个人的队”。都说英国人爱排队是出了名的,其实,有关上海人排队的段子也不少。

  比如去年春天,传说有三支队伍在福州路外滩附近“胜利会师”。“一支排队买标书,一支排队买青团,另一支排队摸跟鹿晗合影过的邮筒。有人揣着身份证和两千块钱去买车牌标书,排了三个小时,最后窗口递给他一盒青团。”段子略带夸张,却也来源于生活。我们受访者有句话讲得好,“实际上,上海人不是欢喜排队,是对物质、精神有需求,排队是种无奈。反过来讲,阿拉上海人也蛮守纪律、讲次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