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飘散的猪油香气,是年味里不可缺少的要素

  时间倒推三四十年,一到过年,各式各样与猪油撇不清关系的食物就要登场了。

  每个上海人回到弄堂、新村、石库门、公房,每家人的生活,在无法回避的拥挤空间中相会,街坊邻居们忙着摊蛋饺、做汤团、蒸八宝饭,不间断的猪油温润香气四散。

  一罐猪油和一大包炒麦粉

  1968年,郎海宝8岁,一家人挤住在小东门露天菜场旁的旧式里弄。

  一天,他看见母亲在二楼的灶披间里,为姐姐熬猪油。50年过去了,那一幕从未在郎海宝的脑海中淡去。

  母亲将熬好的油一点点盛进一只罐子里,罐子又装进了姐姐的行李袋。

  随后,母亲又转身进了灶披间,为姐姐做炒麦粉。

 很多食物,离了猪油就失魂落魄,比如宁波汤团。制作中最重要的程序,就是要将生板油和白糖粉、黑芝麻拌在一起做馅。 很多食物,离了猪油就失魂落魄,比如宁波汤团。制作中最重要的程序,就是要将生板油和白糖粉、黑芝麻拌在一起做馅。
 熬猪油渣时,火候很重要。 熬猪油渣时,火候很重要。
 猪油是汤团馅心的“灵魂” 猪油是汤团馅心的“灵魂”